>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五灯会元》校点疏失类举

作者:冯国栋

  《五灯会元》是一部重要的禅宗灯录,1982年,72岁高龄的苏渊雷先生依影宋宝佑本将此书点校一过,交由中华书局出版。此实乃有益后学,嘉惠士林之举。然《五灯会元》卷帙颇大,内容丰富。其中多涉佛教名相,近古白话,兼之禅语晦涩难明,故校点颇为不易。1984年此书出版后,迭有学者驳正书中点校之失。虽如此,1997年再版之《五灯会元》仍有若干疏失之处,今将其条列如下,求证于方家通人。

  一、影宋本不误点校本转录致误例

  点校本以影宋宝佑本为底本,然有多处影宋本不误,而点校本误者,盖由转录不慎所致。

  1.师问新到:“从甚处么处来?”曰:“江西来。”师曰:“见马大师否?”曰:“见。”师乃指一撅柴曰:“马师何似这个?”僧无对。却回举似马祖,祖曰:“汝见撅柴大小。”曰:“没量大。”祖曰:“汝甚有力。”僧曰:“何也?”祖曰:“汝从南岳负一撅柴来,岂不是有力?”(卷五,石头希迁,P256)

  按:自“却回举似马祖”以下,影宋本、续藏本、龙藏本皆作小字注文,此处混入正文,应据是正。

  2.(注文)按唐正议大夫户部侍郎平章事荆南节度使丘玄素所撰《天王道悟禅师碑》云:首悟,渚宫人,姓崔氏,子玉之后胤也。(卷七,天皇道悟,P369)

  按:“首悟”,影宋本、续藏本、龙藏本皆作“道悟”,点校本误,应据改。

  3.僧再问,师露膊而坐。问:僧礼拜。师曰:“汝作么生会?”曰:“今日风起。”(卷七,长庆慧棱,P403)

  按:此处混乱不可读。查影宋本、龙藏本,知后一“问”字为衍文,当删除。点为:“僧再问,师露膊而坐。僧礼拜。师曰:‘汝作么生会?’曰:‘今日风起。”’

  4.师后于般若寺开堂说法十二会。士堂:“毛吞巨海……”(卷十,天台德韶,P569)

  按:“士堂”,影宋本、续藏本、龙藏本皆作“上堂”,“上堂”指上法堂说法,而“士堂”则义不可解,应据改。

  5.上堂:“山僧素寡知见,本期闲放,念经待死,岂谓今日大王勤重,苦勉公僧,效诸方宿德,施张法宴。”(卷十,宝塔绍岩,P596)

  按:“苦勉公僧”甚费解。查影宋本、续藏本皆作“苦勉山僧”,“山僧”为宝塔绍岩之谦称。点校本误,应据改。

  6.从漪上座到法度,句日,常自曰:“莫道会佛法人,觅个举话底人也无?”(卷十一,西院思明,P667)

  按:此句颇费解。查影宋本、续藏本、龙藏本,“法度”皆作“法席”,“句日”皆作“旬日”,点校本因形近而误,当据是正。另“自日”后并非问句,不应用问号。

  7.曰:“意百如何?”师曰:“身亡迹谢。”(卷十一,风穴延沼,P676)

  按:“意百”,影宋本作“意旨”,“意旨”即“意义”,如《景德传灯录》卷十三“首山省念”章:“问:‘古人拈槌竖拂,意旨如何?’师曰:‘孤峰无宿客。”’点校本转录致误,当改。

  8.师曰:“真榆不博金。”(卷十一,谷隐蕴聪,P692)

  按:影宋本、续藏本、龙藏本“榆”皆作“输”,当据改。“钥”或日为黄铜,或日为伴金石,乃是一种与金相似之稀有矿石。禅家常用“真钥不博金”譬喻自家宝藏不与人换。《五灯会元》卷十三“金峰从志”章:“问僧:‘你还知金峰一句子么?’曰:‘知来久矣。’师曰:‘作么生?’僧便喝,师良久。僧曰:‘金峰一句,今日粉碎。’师曰:‘老僧大曾问人,唯有阖黎门风峭峻。’曰:‘不可须要人点检”,师曰:‘真钥不博金。”’点校本录文误,应改正。

  9.本是潇湘一钩客,自西自东自南北。(卷十二,西余净端,P756)

  按:影宋本“钩”作“钓”,点校本误,当据改。《禅林僧宝传》卷十九“西余端禅师”章也作“本是潇湘一钓客”。

  10.为山次日上堂(卷十三,疏山匡仁,P799)

  按:影宋本、续藏本、龙藏本“为山”皆作“沩山”,“沩山”即灵佑禅师。点校本误。

  11.曰:“客来如何祗待?”师曰:“瓦盌竹筋。”(卷十五,延长山和尚,P963—964)

  按:“瓦盌竹筋。”不可解。查影宋本“筋”作“筋”,“筋”同“箸”,即“筷子”。此句盖云:客来以瓦碗竹筷招待。

  12.一日,泉(双泉雅禅师)向火次,师侍立……师拟举,泉拈火筋便撼,师豁然大悟。(卷十五,云盖继鹏,P997)

  按:“火筋”意义不明,查影宋本,作“火筋”,豁然明朗,“火筋”,又作“火箸”,俗称火筷子,用来拨火夹碳的工具。《新唐书·地理志一》:“邢州新平郡上贡剪刀、火箸、荜豆。”《红楼梦》第五十回:“湘云听了,便拿了一支铜火箸击着手炉。”唐陆羽《茶经·器》:“火笑,一名筋。”

  13.水鸟树林,共谈斯要。栖台殿阁,同演真乘。(卷十六,崇福德基,P1055)

  按:“楼台殿阁”影宋本作“楼台殿阁”,盖点校本因形近而误,当改正。

  14.尀耐雪峰老汉,却向虚空里钉撅。辊三个木毯……(卷十七,泐潭文准,P1152)

  按:“辊三个木毯”意甚费解。查影宋本“木毯”作“木球”。形近而误,当据改。本书“雪峰义存”(384页)“师时三个木球一时抛出”。又“一日升座,众集定,师辊出木球”。正可佐证。

  15.母梦吞麾尼宝珠,有孕。(卷十八,圆通道曼,P1193)

  按:影宋本作“摩尼”,盖点校本因形近而误作“麾尼”。

  16.得到恁么田地,夭魔外道,拱手归降。(卷二十,能仁绍悟,P1326)

  按:“夭魔外道”,影宋本、续藏本皆作“天魔外道”,“天魔外道”指天魔与外道。《宗镜录》卷一引南阳慧忠语云:“纵依师匠领受宗旨,若与了义教相应,即可依行。若不了义教,互不相许。譬如师子身中虫,自食师子身中肉,非天魔外道而能破灭佛法矣。”

  17.筋笼不乱掺匙,老鼠不咬甑箪。(卷二十,东林道颜,P1331)

  按:“筋笼”不明为何物,查影宋本作“筋笼”。“筋笼”为古时用竹木做成插筷子的用具。“筋笼不乱掺匙”盖谓“筋笼中不乱放匙子”。点校本因形近而误。

  二、未能以续藏本、龙藏本正影宋本之失例

  本书《点校凡例》云:“本书点校,以景宋宝佑本为底本,以清龙藏本(简称清藏本)、日本卍续藏经本(简称续藏本)为参校本。”点校本以二藏本为参校本,然也有多处二藏本是,影宋本误,而点校本仍袭影宋本之误,未能以二藏本校改者。

  1.及祖顺世,迁每于静处端坐,寂若忘生。第一座间曰:“没师已逝,空坐奚为?”(卷五,青原行思,P253)

  按:“没师已逝”,续藏本、龙藏本皆作“汝师已逝”,《景德传灯录》卷五亦作“汝师已逝”,当据改。盖石头希迁初参六祖,后六祖圆寂,命其“寻思去”,意命其去找青原行思,石头不明六祖之意,故终日“寻思”,第一座才有此问。

  2.师如是往来雪峰、玄沙二十年。问:“坐破七个蒲团,不明此事。一日卷帘,忽然大悟。乃有颂曰:也大差,也大差,卷起帘来见天下,有人间我解何宗,拈起拂子劈口打。”(卷七,长庆慧棱,P401—402)

  按:此一段费解。查续藏本、龙藏本“问”皆作“间”,豁然大彻。全段当点作:“师如是往来雪峰、玄沙。二十年间,坐破七个蒲团,不明此事。一日卷帘,忽然大悟。乃有颂曰:‘也大差,也大差,卷起帘来见天下。有人间我解何宗,拈起拂子劈口打。”,

  3.天成三年秋,复届闽城旧止,遍游近城梵宇已,乃示寂。(卷八,罗汉桂琛,P450)

  按:“旧止”续藏本作“旧址”,当据改。

  4.问:“名假法假,人空法空。向上诸缘,诸师直指。”(卷十,天台德韶,P572)

  按:“诸师直指”续藏本、龙藏本皆作“请师直指”,续藏,龙藏是,当据是正。

  5.上堂:“古佛道,我初成正觉,亲见大地众生悉成正觉。后来又道,深固幽远,无人能到。因没见识汉,好龙头蛇尾。”(卷十四,宝峰惟照,P892)

  按:“因没见识汉,好龙头蛇尾”,费解。查续藏本、龙藏本“因”皆作“固”。“固”原指牵船时或出力时所发出的声音,或忽然发现某物时发出的声音,禅籍多用表示顿悟时或骂人时所发之声。本书“长沙景岑”(P210):“师辟胸与一踏。山曰:‘固,直下似个大虫。”’故当据改。点断为:“围,没见识汉,好龙头蛇尾。”

  6.嘉州大家出关来,陕府铁井人西蜀。(卷十六,兴教文庆,P1035)

  按:“陕府铁井入西蜀”语意不明。续藏本、龙藏本“铁井”皆作“铁牛”,禅语多以“嘉州大像”与“陕府铁牛”对举。《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二十一云:“嘉州大像吃黄连,陕府铁牛满口苦,苦不苦,分明觑见没可睹。”

  7.首参法云秀和尚,从领旨于法真言下。(卷十六,西竺尼法海,P1084)

  按:此句语意难明。查续藏本、龙藏本“从(从)”皆作“后(後)”,形近而误,当据改。

  8.大众,药山云岩顿置杀人,两父子弄一个师子,也弄不出。(卷十七,泐潭文准,P1153)

  按:苏校云:“父子,原舛作‘子父’,今据改。”龙藏本虽作“父子”,而续藏本、宝佑本皆作“子父”,作“子父”是。《五灯会元》1151页:“愿黄梅石女生儿,子母团圆。”《武王伐纣平话》卷中:“喜者自身无灾,悲者合注子父分离。”《水浒传》第三回:“那妇人道:‘官人不知,容奴告禀……子父二人流落在此生受。”’由此可证,“子父”“子母”为古白话中习用之语,龙藏本不明此语,将“子父”误作“父子”,点校者不查,遂沿袭此误。故当据续藏本乙正。

  9.圆悟顺寂,师即东下,娄迁名刹。(卷十九,灵隐慧远,P1287)

  按:“娄迁名刹”不词,查续藏本、龙藏本皆作“屡迁名刹”,二藏经本是,影宋本误,当据改。

  三、不明句义点断致误例

  1.又山南温造尚书问:“悟理息妄之人,不结业一期寿尽之后,灵性何依?”(卷二,圭峰宗密,P111)

  按:《百喻经·为二妇故丧两目喻》云:“造作结业,堕三恶道。”结业,因烦恼而造业。上句当点为:“悟理息妄之人不结业,一期寿尽之后,灵性何依?”意谓悟理息妄之人,不造作恶业,一期生命结束之后,灵魂归向何处?下文“妄念若起,都不随之,即临命终时,自然业不能系,虽有中阴,所向自由。”正是对此疑问的回答。

  2.若了此意,乃可随时。著衣吃饭,长养圣胎。(卷二,马祖道一,P129)

  按:此句意不明,当点断为:“若了此意,乃可随时著衣吃饭,长养圣胎。”“随时”乃一副词词组,故应与“著衣吃饭”此一动词词组相联属。此句意谓:了达禅之真义,便可随顺自然。

  3.自此雷音将震,檀信,请于洪州新吴界,住大雄山以居处。岩峦峻极,故号百丈。(卷二,百丈怀海,P131)

  按:“檀信”梵文Ddna的音译“檀”加汉语“信”组成的梵汉合成词,指施主。而“住大雄山以居处”不词。此句当点为:“自此雷音将震,檀信请于洪州新吴界住大雄山。以居处岩峦峻极,故号百丈。”

  4.曰:“请和尚向上说。”师曰:“阇黎眼瞎耳聋?”作么游山归,首座问:“和尚甚处来?”师曰:“游山来。”(卷四,长沙景岑,P208)

  按:“作么”乃“怎么”、“干什么”之意,虽多用于句中,然也用于句末表反问语气。《景德传灯录》卷十八“玄沙师备”章:“僧问:‘寂寂无言时如何?”师曰:‘寐语作么?’曰:‘本分事请师道。’师曰:‘蝶睡作么?”’是故,此句当点断为:“曰:‘请和尚向上说。’师曰:‘阇黎眼瞎耳聋作么?”’意谓:“你眼瞎耳聋干什么?”

  5.(洪谨)游方至沩山,方悟玄旨,乃嗣沩山师。咸通七年示灭,谥无上大师。(卷四,径山鉴宗,P219)

  按:此段应点为:“游方至沩山,方悟玄旨,乃嗣沩山。师咸通七年示灭,谥无上大师。”此处“师”指“径山鉴宗”,故应下属。

  6.上堂:“我见百丈不识好恶。”大众才集,以拄杖一时打下,复召大众,众回首。乃云:“是甚么,有甚共语处?”又黄檗和尚亦然。复召大众,众回首。乃云:“月似弯弓,少雨多风,犹较些子。”(卷四,睦州陈尊宿,P231)

  按:本书卷三“百丈怀海”(136页)载:“师有时说法竟,大众下堂,乃召之。大众回首,师曰:‘是甚么?”’又《古尊宿语录》卷二《黄檗希运断际禅师》载:“师上堂,大众才集,师以拄杖一时打散。复召大众,众回首。乃云:‘月似弯弓,少雨多风。”’显然,此处为陈尊宿举古,举二位先哲之事,并进行比较,认为黄檗更好些。(即“犹较些子”)故当点为:上堂:“我见百丈不识好恶。大众才集,以拄杖一时打下,复召大众,众回首。乃云:‘是甚么,有甚共语处?’又黄檗和尚亦然。复召大众,众回首。乃云:‘月似弯弓,少雨多风。’犹较些子。”

  7.邓州丹霞天然禅师……偶禅者问曰:“仁者何往?”曰:“选官去。”(卷五,丹霞天然,P261)

  按:“偶禅者”后应加逗号。“偶禅者”之主语为天然禅师,而“问”的主语则是禅者,承上而省。如不点断,易生歧义。

  8.僧参人事毕,师曰:“与么下去,还有佛法道理也无?”(卷五,孝义性空,P280)

  按:“僧参”之后应加一逗号。“人事”为“礼拜”、“参拜”之意。《杨岐方会和尚语录》卷一:“一日,新到人事,乃云:‘请和尚相看。’师云:‘不易道得,且坐吃茶”,”“参”与“人事”为两事,故应点断。

  9.僧问:“祗如达磨是祖否?”师曰:“不是。”祖曰:“既不是祖,又来作甚么?”(卷六,大光居诲,P303)

  按:“祖日”之“祖”不知指谁,应点为:“僧问:‘只如达磨是祖否?’师曰:‘不是祖。’曰:‘既不是祖,又来作甚么?”’

  10.汝须知有此事。如不知有啼,哭有日在。(卷六,涌泉景欣,P307)

  按:“知有”为“知道”之意,“不知有”为“不知道”之意。《景德传灯录》卷二十五“天台德韶”章:“又僧问:‘三世诸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既是三世诸佛,为什么却不知有?’师云:‘却是尔知有。”’此句应点为:“汝须知有此事,如不知有,啼哭有日在。”

  11.后居兰若,曰:“金刚台,誓不立门徒,四方后进依附,皆用交友之礼。”(卷六,南岳玄泰,P314)

  按:此处之“日”乃“名叫”之义。故当点为:“后居兰若,日金刚台,誓不立门徒,四方后进依附,皆用交友之礼。”

  12.道流曰:“大德苯教中道,佛身充满法界,向甚么处坐得?”(卷六,亡名行者,P365—366)

  按:“大德”乃是对僧人的尊称,乃“道流”对和尚的称呼之语,故“大德”后宜用逗号点断。

  13.雪峰访师,茶话次,峰问:“当时在,德山斫木因缘作么生?”(卷七,泉州瓦棺,P386—387)

  按:本节之上文云:“(瓦棺和尚)在德山为侍者。一日,同入山斫木。山将一碗水与师,师接得便吃却……”可知斫木者乃瓦棺和尚,非德山宣鉴,故此处之“德山”是地名。全句当点为:“雪峰访师,茶话次,峰问:‘当时在德山,斫木因缘作么生?”,

  14.上堂:“如今事不得已,向汝道各自验看实个亲切。”(卷七,镜清道怤,P416)

  按:当点为:“如今事不得已向汝道,各自验看实个亲切。”意谓:现在迫不得已向你们说,但你们不能认我说为极则,应自己体认。

  15.六岁礼鼓山,披削于国师,言下发明。(卷八,报恩清护,P481)

  按:此句意不明,当点为:“六岁礼鼓山披削,于国师言下发明。”“国师”指鼓山神偃。

  16.师曰:“和尚若要重录不难,即重集一本呈上,更无遗失。”(卷九,仰山慧寂,P527)

  按:“即重集一本呈上,更无遗失”不是仰山之语,而是叙述语,应置于引号外。

  17.其僧礼谢,腾空而去。(原文于此分段)时有一道者见,经五日后,遂问师。师曰:“汝还见否?”道者曰:“某甲见出门腾空而去。”师曰:“此是西天罗汉,故来探我道。”(卷九,仰山慧寂,P533)

  按:点者于“时有一道者”前分段,将一事割为两段,遂使文义含混不明。故应将两段合而为一。意谓:有一僧拜见仰山后腾空而去,其时一道者见此事,五日后,道者、仰山又谈起此事。另,罗汉不是专名,不用专名号。

  18.师召大德,僧应诺。(同上)

  按:“大德”是对僧人之敬称,显然为仰山称呼僧人,故应点为:“师召:‘大德。’僧应诺。”本书545页:“师问童子:‘前三三,后三三,是多少?’童召:‘大德!’师应诺。”可为佐证。

  19.如识得尽,十方世界是金刚王眼睛(卷十,天台德韶,P570)

  按:“尽世界”为“全世界”、“整个世界”之意。《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七:“上堂,云:‘昨日风,今日风,阵阵不从他发。十日雨,五日雨,点点不落别处。大方无外,大象无形,尽世界撮如粟米粒,总虚空乃掌中叶。”’故此句应点为:“如识得,尽十方世界是金刚王眼睛。”

  20.上堂,举古者道:“我有一言,天上人间。若人不会,绿水青山。且作么生是一言的道理?……”(卷十,天台德韶,P573)

  按:自“且作么生是一言的道理?”后显然不是“古者”之语,而是德韶禅师之言。故当点为:上堂,举:“古者道:‘我有一言,天上人间。若人不会,绿水青山。’且作么生是一言的道理……”

  21.师曰:“下坡不走,快便难逢。”便棒。僧曰:“这贼便出去!”师遂抛下棒。(卷十一,三圣慧然,P654)

  按:“僧曰:‘这贼便出去!”’当点为:“僧曰:‘这贼!’便出去。”“便出去”是叙述语,描述“僧”的行为,并非“僧”的语言。

  22.问:“僧近离甚处?”(卷十一,南院慧颐,P663)

  按:应点断为:“问僧:‘近离甚处?”’

  23。堪笑眼前见牢狱,不避心外闻天堂。欲生殊不知忻怖在心,善恶成境。(卷十二,节度李端愿,P754)

  按:此段点断混乱,当点为:“堪笑眼前见牢狱不避,心外闻天堂欲生。殊不知忻怖在心,善恶成境。”“眼前见牢狱不避”与“心外闻天堂欲生”为对偶句,句法结构相同。

  24。问:“长期进道西天,以蜡人为验,未审此间以何为验?”(卷十二,长庆惠暹,P760)

  按:此句意不明,当点为:“问:‘长期进道,西天以蜡人为验,未审此间以何为验?”’本书“般若启柔”章(944页):“僧问:‘西天以蜡人为验,未审此土如何?”’意思较明,可以参证。

  25.绍兴庚申冬,信守以超化律革为禅迎为第一祖。(卷十二,开善道琼,P772)

  按:当点为:“绍兴庚辛冬,信守以超化律革为禅,迎为第一祖。”盖谓地方官将一律寺(超化寺)变为禅寺,请师主持。“超化”为寺名,应用专名号。

  26.问:“维那甚处来?”曰:“牵醋槽去来。”(卷十三,曹山本寂,P789)

  按:“维那”指寺院中统领众僧杂务之职僧,乃职务名,不用作称呼。故此处当点为:“问维那:‘甚处来?’曰:‘牵醋槽去来。”’

  27.师召税阇黎,税应诺。(卷十三,曹山本寂,P789)

  按:“阇黎”义为“导师”,是对和尚的尊称,此处之“税阇黎”显然为曹山对清税禅师之称呼,故当点为:“师召:‘税阇黎。’税应诺。”

  28.建炎末,游四明主补陀。台之天封,闽之雪峰。(卷十四,长芦清了,P898)

  按:当点为:“建炎末,游四明。主补陀、台之天封,闽之雪峰。”“主”之宾语应包括“补陀”“天封”“雪峰”三个。

  29.上堂,举傅大士《法身颂》云:“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云门大师道,诸人东来西来,南来北来,各各骑一头水牯牛来。然虽如是,千头万头,只要识取这一头。”(卷十四,净慈慧晖,P915)

  按:自“云门大师”以下,显然不是《法身颂》之内容。当点为:上堂,举:“傅大士《法身颂》云:‘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云门大师道:‘诸人东来西来,南来北来,各各骑一头水牯牛。然虽如是,千头万头,只要识取这一头。”’

  30.师喝曰:“这竭斗不易道得。”(卷十五,大梵圆禅师,1:956)

  按:《净心戒观法》卷二《戒观晚出家人心行法第二十五》云:“夫晚出家者,有十种罪过:一者健斗,世言竭斗。俗气成性,我心自在,意凌徒众,不受呵责。”故禅林以竭斗代指不肯认输,反复妄加强辩者,又作桀斗。故此处应点为:“师喝曰:‘这竭斗,不易道得。””‘这竭斗”为圆禅师对僧人的斥责之语。

  31.师曰:“参众去。”僧曰:“灼然。”师曰:“更脖跳便打。”(卷十五,药山圆光,P956)

  按:“脖跳”为“突然向上跳跃”之意,本书卷二十“天童昙华”章:“咬定牙关辟跳,也出他圈愤不得。”《如净语录》卷下:“拄杖子踔跳上三十三天。”“更蹿跳”为圆光禅师斥责僧人之语,而“便打”是叙述语,故应点断为:“师曰:‘更辟跳。’便打。”

  32.昔时圣人互出,乃曰:传灯。尔后贤者差肩,故云继祖。(卷十五,德山慧远,P981)

  按:“乃日”后之冒号宜去除。上下两句对偶,点断形式宜同。

  33.乃召诸禅德:“作甚么滋味,试请道看。”(卷十六,智海本逸,P1028)

  按:当点为:“乃召:‘诸禅德,作甚么滋味,试请道看。”’

  34.问曰:“宝华玉座上,为甚么一向世谛。”师曰:“痴人佛性,岂有二种邪?”(卷十七,法云呆上座,P1150)

  按:“痴人佛性,岂有二种邪?”于意未稳,应点为:“痴人,佛性岂有二种邪?”盖师责骂其僧,并反问之。

  35.常举:“老僧熙宁八年,文帐在凤翔府,供申当年崩了华山四十里,压倒八十村人家。”(卷十七,法云呆禅师,P1150)

  按:“文帐”指官府的文书案卷。而“供帐”是指记录僧尼名称及出家得度等事的账簿。《佛祖统记》卷四十:“(开元)十七年,敕天下僧尼,令三岁一造籍,供帐始此。”故此段应点为:“常举:‘老僧熙宁八年,文帐在凤翔府供申,当年崩了华山四十里,压倒八十村人家。”’

  36.更拟管带思维,益见纷纷丛杂。不如长时放教,自由自在,要发便发,要住便住。(卷十八,荐福道英,P1168)

  按:“放教”乃“使”、“让”、“令”之意,白居易《春来频与李十二宾客》:“可惜济时心力在,放教临水复登山。”《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十六《示杨无咎居士》云:“苟能弃去学解执著,放教闲闲地,圣谛亦不为,自然契合从上来纲宗,便可入此选佛场中。”故此处乃是用“放教”形成的兼语句式,其实应为“不如放教(它)自由自在”。

  37.问:“玉溪去此多少?”曰:“三十里。”曰:“兜率聻!”曰:“五里。”(卷十八,丞相张商英,P1199)

  按:“聻”古白话常用语,可表示感叹,亦可表诘问,同后来之“呢”。本书卷十九“上方日益”章:“问:‘觌面相呈时如何?’师曰:‘左眼半斤,右眼八两。’僧提起坐具,曰:‘这个聻?’师曰:‘不劳拈出。”’《祖堂集》卷八“本仁和尚”章:“云:‘此人意作摩生?’云:‘此人不落意。’云:‘不落意此人聻?”’从上下文看,此处其僧问完玉溪路程,再问兜率之路程,“聻”当表疑问,故“聋”后应用问号。

  38.示众云:“真如凡圣,皆是梦言。佛及众生,并为妄语。”或有人出来道:“盘山老聻。”但向伊道:“不因紫陌花开早,争得黄莺下柳条。”若更问道:“五祖老聻!”自云:“诺,惺惺著。”(卷十九,五祖法演,P1244)

  按:“但向伊道”显然为法演所说,非叙述语。“若更有问”为问句,故“聻”后用问号。点为:示众云:“真如凡圣,皆是梦言。佛及众生,并为妄语。或有人出来道:‘盘山老聻?’但向伊道:‘不因紫陌花开早,争得黄莺下柳条。’若更问道:‘五祖老聋?”’自云:“诺,惺惺著。”

  39.曰:“天人群生,类皆承此恩力也。”(卷十九,护国景元,P1284)

  按:此句意义不明,当点为:曰:“天人群生类,皆承此恩力也。”此处之“类”为“类别”意,“天人群生”乃指“诸天、人类与各类众生”。

  40.令师往长沙通紫岩居土张公书,师自谓:“我参禅二十年,无人头处。更作此行,决定荒废。”意欲无行。友人宗元叱之曰:“不可在路便参禅不得也,去,吾与汝俱往。”(卷二十,开善道谦,P1335)

  按:“不可在路便参禅不得也”语义不明,当点断为:“不可,在路便参禅不得也?”意谓宗元先否定师之“欲无行”,并告之曰:路上也可参禅。

  41.尝举首山竹篦话,至叶县,近前夺得拗折,掷向阶下曰:“是甚么?”山曰:“瞎。”公曰:“妙德到这里,百色无能……”(卷二十,门司黄彦节,P1353—1354)

  按:“叶县”指“叶县归省禅师”,本书688页:“(叶县)参首山。山一日举竹篦,问曰:‘唤作竹篦即触,不唤作竹筚则背。唤作甚么?’师掣得掷地上曰:‘是甚么?’山曰:‘瞎。”’此处显为举古,当点为:尝举首山竹篦话,至:“叶县近前夺得拗折,掷向阶下曰:‘是甚么?’山曰:‘瞎。”’公曰:“妙德到这里,百色无能……”

  42.僧问:“三圣问雪峰,透网金鳞,未审以何为食?”峰曰:“待汝出网来,即向汝道,意旨如何?”师曰:“同途不同辙。”曰:“三圣道,一千五百人善知识,话头也不识。”峰曰:“老僧住持事繁,又作么生?”师曰:“前箭犹轻后箭深。”(卷二十,国清机行,P1362—1363)

  按:本书卷七“雪峰义存”(384页):“三圣问:‘透网金鳞,以何为食?’师曰:‘待汝出网来向汝道。’圣曰:‘一千五百人善知识,话头也不识。’师曰:‘老僧住持事繁。”’此处点者将僧人的问话点破,国清禅师与弟子的对话中,忽然插入雪峰的问话,造成意义混乱。当点为:僧问:“三圣问雪峰:‘透网金鳞,未审以何为食?’峰曰:‘待汝出网来,即向汝道。’意旨如何?”师曰:“同途不同辙。”曰:“三圣道:‘一千五百人善知识,话头也不识。’峰曰:‘老僧住持事繁。’又作么生?”师曰:“前箭犹轻后箭深。”

  43.问:“初生孩子还具六识也无?”赵州道:“急水上打球子,意旨如何?”师曰:“两手扶犁水过膝。”曰:“祗如僧又问投子急水上打球子,意旨如何?”曰:“念念不停流,又作么生?”师曰:“水品瓮里浸波斯。”(卷二十,玉泉宗琏,P1382)

  按:此段与上段一样,因点破了“僧”的问话,造成意义不明。本书卷四“赵州从谂”(206页):“问:‘初生孩子还具六识也无?’师曰:‘急水上打球子。’僧却问投子:‘急水上打球子,意旨如何?’子曰:‘念念不停流。”’故当点为:问:“初生孩子还具六识也无?赵州道:‘急水上打球子。’意旨如何?”师曰:“两手扶犁水过膝。”曰:“只如僧又问投子:‘急水上打球子,意旨如何?’曰:‘念念不停流。’又作么生?”师曰:“水品瓮里浸波斯。”

  四、专名号使用失误例

  (一)非专名误用专名号

  1.(丹霞)未礼参,便人僧堂内,骑圣僧颈而坐。时大众惊愕,遽报马祖。祖躬人堂,视之曰:“我子天然。”师即下地礼拜曰:“谢师赐法号。”因名天然。(卷五,丹霞天然,P261)

  按:第一个“天然”不应用专名号。马祖见丹霞骑圣僧颈,知其天性纯真任放,故赞日“天然”,此“天然”作形容词,不当作专名看待。

  2.霜(石霜庆诸)曰:“待案山点头,即向汝道。”(卷六,龙湖普闻,P315)

  按:建筑物或城池前之山为“案山”,其背后之山为“主山”,是类名非专名。本书卷十七“黄檗惟胜”章:“前面是案山,背后是主山。”另,同卷“四祖法演”章:“主山吞却案山”。卷十四“大洪山报恩禅师”章:“上堂:‘五五二十五,案山雷,主山雨,明眼衲僧莫教错举。”’皆可为佐证。

  3.长庆问:“见色便见心。还见船子么?”师曰:“见。”曰:“船子且置,作么生是心?”师指船子。(卷七,保福从展,P405)

  按:细按上下文,此处“船子”并非指“船子德诚”,而是指代表“色”的,与“心”相对的物质性的“船”,故不应用专名号。同书卷十六(1032):“曰:‘如何是随波逐浪句?’师曰:‘船子下扬州。”,此处从语义看,“船子”亦非船子德诚,不应用专名号。

  4.问:“学人孥云顺浪,上来请师展钵。”师曰:“栘破汝顶。”曰:“也须仙陀去。”师便打。(卷八,明招德谦,P441)

  按:“仙陀”为“仙陀婆”(梵语saindhava)的简称。《大般涅槃经》卷九载:昔有国王,王有一伶俐大臣。王如需盐、器、马、水四种名产,皆呼“仙陀婆”,大臣即能知王之所需。故禅林常以“仙陀”形容人聪明伶俐,善解人意,称聪明的衲僧为“仙陀客”,以此知“仙陀”并非专名,而是类名。本书450页“盲聋痦哑是仙陀”,469页“将谓灵利,又不仙陀”,二处“仙陀”皆未用专名。另,“上来”二字应上属。

  5.问:“如何是延平津?”师曰:“万占水溶溶。”曰:“如何是延平剑?”师曰:“速须退步。”曰:“未审津与剑是同是异?”师曰:“可惜许!”(卷八,白云智作,P478)

  按:“延平津”应点作“延平津”。此处“延平”为专名,指“延平禅师”,而“延平津”并非地名,而是指延平禅师活人、度人之法,与杀人之“延平剑”相对。下文“未审津与剑是同是异”正可佐证。

  6.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童行仔子。”(卷十,云盖用清,P631)

  按:禅林对尚未得度之少年行者,统称“童行”,《景德传灯录》卷十四“丹霞天然”章:“忽一日,石头告众曰:‘来日则佛殿前草。’至来日,大众诸童行各备锹镢则草。独师以盆盛水净头。”“仔子”就是小儿之义,故“童行仔子”非专名,用专名号误。

  7.问:“久向灌溪,到来祗见沤麻池。”(卷十一,灌溪志闲,P655)

  按:“沤麻池”,沤麻之水池。将麻茎或已剥下的麻皮浸入水中,使之自然发酵,达到部分脱胶的目的。《诗经·陈风·东门之池》:“东门之池,可以沤麻。”故“沤麻池”乃泛指沤麻的水池,不是专名。沤麻池一般污秽恶臭,其僧以此调侃志闲禅师。

  8。忽然须弥山脖跳人你鼻孔里,摩竭鱼穿你眼睛中,作么生商量?(卷十二,云峰文悦,P745)

  按:“摩竭鱼”梵文Makara之音译,意译作大鱼、鲸鱼、巨鳖。为佛经中多处提到的动物。《贤愚经》卷四:“时王命终,生大海中,作摩竭鱼。其身长大,七百由旬。”又《经律异相》卷四十三《弥莲持斋得乐蹋母烧头四》:“昔五百贾人,一字弥莲,是最尊老也。五百人共船入海,为摩竭鱼触破其船。五百皆死,弥莲骑板得活。”故知“摩竭鱼”非“摩竭”这个地方的鱼,故“摩竭”不宜用专名。抑点者误“摩竭”为“摩竭陀国”(Magadha)而误欤?

  9.师曰:“阇黎幸是作家,又问曹山作么?”(卷十三,曹山本寂,P788)

  按:“阎黎”意译作“导师”,乃是对僧人之敬称,非专名。而“曹山”指本寂禅师,是专名,应用专名号。

  10.山问:“阇黎与甚么人同行?”师曰:“木上座。”山曰:“何不来相看老僧?”师曰:“和尚看他有分?”山曰:“在甚处?”师曰:“在堂中。”山便与师下到堂中,师遂取拄仗掷在山面前。(卷十三,杭州佛日,P827)

  按:“木上座”乃僧人对拄仗的拟人化称谓,并非姓“木”的上座。下文“师遂取拄仗掷在山面前”即是佐证。故“木上座”不宜用专名号。同书卷二十“东山齐己”:“看看行步龙钟,疑杀木上座”,行步龙钟,故需拄仗扶持,也不是专名。

  11.修罗掌中擎日月,夜叉足下踏泥龙。(卷十四,石门绍远,P867)

  按:“修罗”梵语asnra,音译阿修罗、阿须伦、阿苏罗、阿素罗、阿素洛。意译作不端正、非善戏、非天等,为六道之一,十界之一。最初为善神,后又转为恶神之名。修罗有美女而无好食,诸天有好食而无美女,互相憎嫉,经常战斗。其果报胜似天而非天,虽有福德,而性骄慢。是类名,用专名号误。

  12.师举临济三句语问塔主,……问直岁……(卷十五,云门文偃,P930)

  按:“塔主”乃禅林中奉侍祖师木像、画像或墓所僧人之职称,即守塔僧或掌管塔头之人,非专名。“直岁”禅宗寺院中,称一年之间担任干事之职务者为直岁。乃禅宗六知事之一。本为负责接待客僧之职称,但在禅林中则为掌管一切杂事者之称。因值一年之务,故称直岁。此处之“塔主”“值岁”是指具体之人,非专名。

  13。上堂:“高不在绝顶,富不在福严。乐不在天堂,苦不在地狱。”(卷十五,云盖继鹏,P997)

  按:“福严”乃“福德庄严”之简称。菩萨修六度,以其所修福德庄严佛果,称福德庄严,属于利他行为;休习正见,除去无明,庄严佛果,称智慧庄严,属于自利行为。盖此云:一切无有差别,修习六度也不能得到福报。故“福严”并非专名。

  14.这黑面婆罗门,脚跟也未点地在。(卷十八,黄龙道震,P1187)

  按:“婆罗门”乃梵语Brahmana音译,印度四种姓之一,不是专名。此处“黑面婆罗门”是对佛的戏称。

  15.母抱游西明寺,见佛像遽履地,合爪称南无佛,仍作礼,人大异之。(卷十八,圆通道曼,P1193)

  按:“南无”,梵语namas,又作南牟、那谟、南谟、那摩、曩莫、纳莫等。意译作敬礼、归敬、归依、归命、信从。原为‘礼拜’之意,但多使用于礼敬之对象,表归依信顺。“南无佛”乃是“归依佛”之义,并非有一佛名“南无”。故此处不应用专名号。当点为:“合爪称‘南无佛’。”

  16.遂令居择木堂,为不厘务侍者。(卷十九,径山宗杲,P1273)

  按:“择木堂”又称“择木寥”乃禅林中侍者所居之处。住择木堂而无具体之责任者,称不厘务侍者。择木堂与涅槃堂等一样,乃禅林中地点之统称,不是专名。

  (二)专名未用专名号

  1.明州奉化县布袋和尚,自称契此……(卷二,明州布袋和尚,P121)

  按:“契此”乃布袋和尚自称之名,故应加专名号。

  2.忍仙林下坐禅时,曾被歌王割截肢。(卷四,龟山智真,P226)

  按:“忍仙”“歌王”皆是专名。“忍仙”为释迦牟尼修菩萨道时之名,“歌王”乃波罗迦梨王。据《六度集经》卷五载:佛在修行菩萨道时,与五百弟子居住山林,修忍辱行。波罗迦梨王因女色之故,截断佛的手足。

  3.问:“此地名甚么?”师曰:“肥田。”曰:“宜种甚么?”师便打。(卷六,肥田慧觉,P312)

  按:“肥田”指肥田慧觉禅师所居之地,应加专名号。

  4.尝问:“如何是木平?”师曰:“不劳斤斧。”曰:“为甚么不劳斤斧”师曰:“木平。”(卷六,木平善道,P347)

  按:第一个“木乎”应加专名号。因其代表善道禅师,“如何是木平”即是问善道之家风。第二个“木平”是回答“为甚么不劳斤斧?”故不用专名号。

  5.(小注)佛国白《续灯录》(卷七,天皇道悟,P370)

  按:“佛国白”指佛国惟白禅师,曾作《建中靖国续灯录》,故宜用专名号。

  6.问:“昔日灵山会里,今朝兴圣筵中,和尚亲传,如何举唱?”师曰:“欠汝一问。”(卷八,兴圣重满,P446)

  按:此处“兴圣”为专名。“兴圣筵”显指兴圣重满禅师的法筵,与“灵山会”成对。

  7.上堂:“但以众生日用而不知,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日月星辰,江河淮济,一切含灵,从一毛孔人一毛孔,毛孔不小,世界不大。”(卷八,云峰光绪,P455)

  按:“江河淮济”指长江、黄河、淮河、济水,皆是专名。

  8.问:“丹霞烧木佛,意作么生?”师曰:“时寒烧火向。”曰:“翠微迎罗汉,意作么生?”师曰:“别是一家春。”(卷八,报恩行崇,P473)

  按:本书卷五“翠微无学”章载:“师因供养罗汉,僧问:‘丹霞烧木佛,和尚为甚么供养罗汉。’师曰:‘烧也烧不着,供养也一任供养。”’故知此处之“丹霞”指丹霞天然,“翠微”指翠微无学,皆为专名。

  9.僧乃问:“祗如兴圣之子,还有相亲分也无?”师曰:“祗待局终,不知柯烂。”(卷八,天竺子仪,P477)

  按:本书卷七“福州鼓山神晏兴圣国师”,故知“兴圣”乃指鼓山神晏。天竺子仪乃神晏法嗣,故称“兴圣之子”。“兴圣”应用专名。

  10.问:“如何是然灯前?”师曰:“然灯后。”曰:“如何是然灯后?”师曰:“然灯前。”(卷八,福清行钦,P506)

  按:“然灯”,梵名Dipa.mkara,音译提和竭罗、提洹竭。又作普光佛、锭光佛,为于过去世为释迦菩萨授记之佛。僧问“然灯前”即问“佛未出世之前事”。故“然灯”应用专名号。

  11.僧问:“如何是芭蕉水?”师曰:“冬温夏凉。”(卷九,芭蕉慧清,P550)

  按:“芭蕉”指慧清禅师,“芭蕉水”暗指禅师之法味,故“芭蕉”应用专名号。

  12.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我见灯明佛本光瑞如此。”(卷十,报恩慧明,P583)

  按:“灯明佛”,具名日月灯明佛。乃过去世宣说《法华经》之佛,其光明在天如日月,在地如灯,故有此名。宜用专名号。

  13.僧问:“丛林举唱曲为今时,如何是功臣的意?”(卷十,五云志逢,P607)

  按:“功臣”即指“五云志逢”,本书同卷云:“吴越国王向师道凤……命住临安功臣院。”按本书通例,此处乃是用寺名代替禅师之名。

  14.搐颐静坐神不劳,鸟窠无端吹布毛。(卷十,齐云遇臻,P617)

  按:“鸟窠”即“鸟窠和尚”,唐代杭州人,九岁出家,二十一岁于荆州果愿寺受戒。至京师谒径山道钦禅师而契悟心要。后南归,见秦望山有长松,枝叶繁茂,盘屈如盖。遂栖止其上,故时人谓之鸟窠禅师。本书卷二“鸟窠道林禅师”章:“曰:‘如何是和尚佛法?’师于身上拈起布毛吹之。”此处正是举此事。

  15.一僧曰:“当时南院棒折那!”(卷十一,南院慧颐,P664)

  按:“南院”显指南院慧颐禅师,故宜用专名号。

  16.第三诀,西国胡人说,济水过新罗,北地用镔铁。(卷十一,汾阳善昭,P686)

  按:“济水”应用专名号。本书卷十五“妙胜臻禅师”章:“师曰:‘一条济水贯新罗。”’济水用了专名号。

  17.问:“如何是教意厂师曰:“楞伽会上。”(卷十二,白鹿显端,P740)

  按:“楞伽”,即“楞伽山”,梵名Lahkrt。又作馒伽山、驶迦山、楞迦山。意译难往山、可畏山、险绝山。为僧伽罗国东南高山,相传此山乃佛陀宣讲楞伽经之处。故应加专名号。

  18.上堂:“我宗无语句,徒劳寻露布。现成公案已多端,那堪更涉他门户。觌面当机直下提,何用波吒受辛苦。”(卷十二,丞熙应悦,P759)

  按:“波吒”梵文Pataliputra,音译“波吒厘子”“波吒利补怛罗”之简称。意译作“华氏城”,为中印度摩揭陀国之都。据《善见律毗婆沙论》卷二载:阿育王即位第十七年,请目键连子帝须集长老一千人于城西阿育僧伽蓝,从事第三次经典的结集,费时九月。应悦禅师之意盖谓:禅不可言说,故结集经典只是枉受苦辛。以故“波吒”应加专名号。

  19.荆南节度使成油人山供设(卷十三,云居道膺,P797)

  按:成油,青州人,唐昭宗时曾拜荆南节度留后。《新唐书》卷一百九十,《旧五代史》卷十七有传。故应用专名号。

  20.问:“九峰一路,今古咸知,向上宗乘,请师提唱。”(卷十三,九峰普满,P808)

  按:“九峰”指普满禅师居住之瑞州九峰山。宜用专名号。

  21.时有僧问:“如何是瑞龙境?”(卷十三,瑞龙幼璋,P844)

  按:“瑞龙”指“瑞龙禅师”,“瑞龙境”指禅师之境界。显然“瑞龙”为专名。

  22.僧问:“如何是万法之源?”师曰:“空中收不得,护国岂能该?”(卷十四,护国志朗,P856)

  按:志朗禅师居护国院,故自称“护国”,应用专名号。此句盖谓:“万法之源的佛性,虚空尚不能收摄,何况是我呢?”

  23.师曰:“石壁山河非障碍,阎浮界外任升腾。”(卷十四,石门慧彻,P860)

  按:“阎浮”乃梵文Jambu—dvipa阎浮提之简称,四大洲之南洲,又称南阎浮洲或南赡部洲。本书“天圣守道”(1014页)“南阎浮提人,只被明暗色空留碍。”用了专名号。

  24.师曰:“含珠密意,同道者知。”(卷十四,含珠山真,P861)

  按:“含珠”指襄州含珠山,此处乃真禅师自称,应用专名号。

  25。幽旨既融于水月,宗源派混于金河。(卷十四,投子义青,P877)

  按:“金河”梵文Hiranyavati之意译,在据尸那国。《大唐西域记》卷六:“阿恃多伐底河,唐言无胜。旧云阿利罗跋提河,讹也。典言谓之尸赖孥伐河,译日有金河。”故“金河”应用专名号。

  26.僧问:“娑竭出海乾坤震,觌面相呈事若何?”(卷十四,兴阳清剖,P877)

  按:“娑竭”乃娑竭;龙王(Sagara—nagaraja)之省称八大龙王之一,故应用专名号。

  27。人室次,衣(天衣聪禅师)预令行者五人,分序而立。师至俱召,实上座。(卷十四,吉祥元实,P919)

  按:此段意义不明,点断有误。“实上座”乃是行者对元实禅师的称呼。故当点断为:“师至,俱召:‘实上座。”’

  28.上堂:“俱胝和尚,凡有扣问,祗竖一指。”(卷十五,德山缘密,P935—936)

  按:“俱胝”指俱胝和尚,创有名的一指头禅。故应用专名号。

  29.问:“宾头卢应供四天下,还得遍也无?”(卷十五,双峰竟钦,1:'947)

  按:“宾头卢”乃梵文Pindola之音译,意译为“不动”,为佛弟子,十六罗汉之一,永住人间,现白头长眉相。故应加专名号。

  30.不是无心继祖灯,道惭未厕岭南能。(卷十五,开先善暹,PL000)

  按:“岭南”为慧能大师之故乡,故“岭南能”即指六祖,宜用专名号。

  31.僧问:“如何是道者家风?”(卷十六,投子法宗,PL019)

  按:本页“舒州投子法宗”下小注云:“时称道者”。可见“道者”指法宗禅师,应加专名号。

  32.初住龙舒四面,后诏居长芦法云为鼻祖。(卷十六,法云法秀,P1038)

  按:“四面”指舒州四面山,本书卷十四有“舒州四面山津禅师”,可为佐证。

  33.坚牢地神笑呵呵,须弥山王眼觑鼻。(卷十八,荐福择崇,P1213)

  按:“坚牢地神”,梵文Prthivi意译,音译比里底毗、钵罗体吠、毕哩体微。又作坚牢、坚固地神、坚牢地神、地神天、坚牢地只、持地神、地天。色界十二天之一,乃主掌大地之神。故应用专名号。

  34.山谷云:“慧崇烟雨芦雁,坐我潇湘洞庭。”(卷十九,象耳袁觉,P1292)

  按:“慧崇”宋初僧人,九僧之一,曾作《烟雨芦雁图》。故此处应用专名号。

  35.金刚脚下铁昆仑,捉得明州憨布袋。(卷二十,大沩法宝,P1339)

  按:“憨布袋”指“明州布袋和尚”,五代梁时僧。明州(浙江)奉化人,或谓四明人。姓氏、生卒年均不详。自称契此,又号长汀子,世传为弥勒菩萨之应化身。常以杖荷一布袋,见物则乞,故人称布袋和尚。

  (原载《戒幢佛学》第3辑,2005年)

  《佛教文献与佛教文学》冯国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