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藏语系文化的中华民族大一统历史观与护国行迹略考

作者:贡赛宁波

  “大一统”一词,原为儒家注解史学经典《春秋》所阐发的一种经义,《春秋》从鲁隐公元年开始,《春秋·隐公元年》:“元年春,王正月。”本意是指周天子所颁历法的正月,以区别于其他的流行历法,春秋微言大义,其后儒家经典的解释者在《春秋·公羊传》论述这一历史的叙述的政治内涵曰:“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统也。”《汉书·王吉传》:“《春秋》所以大一统者,六合同风,九州共贯也。”唐代徐彦疏公羊云:“王者受命,制正月以统天下,令万物无不一一皆奉之以为始,故言大一统也。”大引申为庄严、尊重;一统,指天下诸侯皆统系于周天子,后世因称中央政府对全国的有效统制为大一统。

  中国史学的史观主流就是大一统历史观,即在历史著作中反映中国是一个流传有序、地大物博的多民族统一国家以教育民众形成国家统一的拥护观念。历史学者张传玺在表述大一统历史观的形成时说:中国古代多民族、大一统国家的形成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即创建、发展、巩固三个阶段。每一阶段之前各有一“整合”时期。三个阶段共长约2500余年。

  我们伟大祖国的历史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其间汉族在历史上起了主导作用,但其他民族的作用也不可低估,其中包括了开发、保卫祖国边疆,乃至促进民族大团结、大融合等方面。如北魏、辽、金三个王朝之整合北方众多民族的作用,元、清两个王朝整合全国各民族的作用,都非其他民族所能替代,都是为祖国多民族、大一统国家的形成、巩固作出了突出贡献。

  大一统思想的表述在形成文字叙述之前,首先第一步的工作是图像和图符的统合。中华文化具有高度的同源性,根据学者考证,位于西藏的古象雄、苏毗女国是公元前10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逐渐从今青海省的汉藏交界处迁徙到西藏的。学者认为古象雄与古轩辕、昆仑有关;苏毗女国与西王母有关,它们是我国夏王朝在西北地区的遗族和母国。《尚书‘尧典》在记载中国古代典章制度时,记载云:“予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会,宗彝、藻、火、粉米、黼(fu)、黻(fu)、绨(chi)绣,以五采彰施于五色,作服,汝明。”

  以图像和图符的统合,来象征国家的统一和行政。苯教文化作为中华民族历史发展早期所遗留下来的独具本土特色的文化形态,是藏族远古时期的主体文化,对自然、神灵、生灵、图腾、图符、药剂、精神认知,有独特的深入开展,在遗存上对此有丰富的表现。近年来苯教文化的研究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得到很好的开展,1998年,西藏藏文古籍出版社和西藏人民出版社分别整理出版了《苯教甘珠尔》和《苯教丹珠尔》(大藏经》,为苯教经典的现代出版奠定了一个新的基础。在这一时期,各地的藏传文化学者在国家支持下,也开展了对苯教古籍的深入研究,2008年,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巴桑旺堆对媒体公布,西藏首次发现吐蕃时期苯教文献,2010年,甘肃省藏文古籍目录课题调研组在陇南藏区发现了500余部古藏文手写苯教文书,这些都是继20世纪初敦煌出土少量苯教文献以来的重要发现,对于研究中华民族起源和发展很有帮助。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文化的发展,从远古形象思维上的大一统思想进入中古时期较为精深的学术建设,延续发展在民族史学方面,藏语系史学的中华民族大一统历史观是形成很早、延续至今的,这一史观的建立,对于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社会进步和人民繁荣,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元代蔡巴地方大学者蔡巴·贡噶多吉所著《红史》,先述佛法源流,然后用了三个大章节,叙述了汉地的王朝从周代到唐宋的正朔历史,在叙述了汉地所记载的西藏历史之后,再叙述他所记载的西藏史,这一体例为以后的诸多藏族历史学者的叙述提供了典范。如大学者桂译师·宣努贝所著《青史》,巴沃·祖拉臣哇所著《贤者喜宴》在中原王朝正溯的源流之外,还叙述了西夏、霍尔和地方部族的世系。

  一些学者指出,在史著文献体裁的分类法上,不能忽略苯教学者的观念及著作。13世纪的苯教历史著作《黑头矮人的起源》,作者直接而明确地提出了自己的一套分类体系,提出《黑头矮人的起源》属于“人间宗教”与“王法”,既叙述了西藏地理位置,也叙述了周边地区及部族的起源及其地理,在论述黑头矮人的起源时,先从世界产生讲述,然后叙述了藏、汉、霍尔(蒙古族)、南昭、于阗等共同的先祖——廷格王子的传说,又对吐蕃部族世系、地理位置、后代繁衍情况作了详细的论述。相关学者指出,苯教史著存有大量而独特的历史观,研究藏语系文化观念的形成,必须要把苯教史学也包括在内。

  藏语系文化的中华民族大一统历史观,也体现在宗教圣地的巡礼朝拜上,在经济发展到近古时代以后,形成了朝礼祖国的诸多名山古寺的习惯,祖国的名山古寺中,北京、山西五台山、四川峨眉山、浙江普陀山,都是藏族信众衷心向往礼拜的菩萨胜境,留下众多高僧大德和普罗大众的足迹,形成了历史传统。这是汉、藏、蒙古等民族长期交流及融合的结果,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促进也起了巨大的作用,如驻五台山扎萨克大喇嘛换届均经中央政府核准后转赴五台山接任,而北京历来即驻有包括苯教法师在内的西藏各教派宗教人士,接待本地信众并执行中央政府的各项政策。

  藏语系文化的中华民族大一统历史观在灾难深重的旧社会,在国贫民弱的情况下,在具体历史事件中面对外来侵略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众所周知,早在清乾隆年间,瓦索地区的藏族土司干总刘正祥、王保等人就曾率兵协助清兵抵抗廓尔喀对西藏的侵略,而一百年前江孜抗英吹响了保家卫国的号角,则已拍摄成电影《红河谷》,广为人知。但较少为人所知的是,历史上在鸦片战争时期,2000名藏族战士还曾在政府的组织下,在从四川阿坝和汶川地区远赴宁波作战,壮烈牺牲在观世音菩萨胜境普陀山附近的宁波镇海,直到今天当地人还立庙纪念祭祀。

  根据历史记载,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10月,英国入侵军再次占定海、陷宁波,1841年11月中旬,四川懋功的大、小金川屯兵和维州左营瓦寺土兵及五屯屯兵,共2000名来自邛崃山脚下的藏族子弟,奉朝廷征调,由松潘镇总兵裕恒统率,踏上了他们为国赴难的悲壮旅程。据《清史稿》记载,这次奉调前往浙江驰援东南战场的藏族士兵,由三部分组成,分别属于小金川八角碉屯守备阿木穰、瓦寺土守备哈克里和瓦寺土舍索文茂统辖。

  相关记载中写道:“1841年11月,2000名藏族远征军在松潘一带集结完毕,准备出征,乡亲们为这些战士举行了盛大的壮行仪式。洁白的哈达,浑厚的藏号和喇嘛们祈求神佛保佑的颂经声欢送着那些头戴虎皮帽,身穿藏袍,跨着战马的藏族勇士们。他们克服种种困难,历时三月,抵达了浙江宁波。这支藏族远征军一到宁波就表现出与清兵完全不同的态势,在几次小规模的外围战争中,他们都不畏生死,主动要求打头阵,而且个个勇猛无比,善于作战,使用的虽是鸟枪、头绳枪,可百步之内百发百中,令各路军队刮目相看。虽然勇士们英勇抵抗,终于因为武器的问题,为英军挤压在狭窄巷道,被一发发炮弹击中,一时间尸体堆积如山,阿木穰和他所率领的几百余名藏族士兵与大部分进攻西门口的清兵都壮烈牺牲。战后,宁波慈城民众建立了朱贵祠,纪念抗英大宝山战役中为国捐躯的甘肃籍民族英雄朱贵将军及在宁波、镇海反击战中牺牲的藏族瓦寺土司守备哈克里、大金川土司千总阿木穰等藏族远征军和其他阵亡将士们,香火延续至今。”

  面对英国侵略者凶恶残暴的血腥屠杀,我国各族人民不畏强敌,不屈不挠,英勇抗击,保家卫国,表现出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誓死捍卫祖国主权的民族气节;表现出了团结战斗,不畏强暴,众志成城,敢于献身的不屈精神。他们舍身卫国的历史壮举,惊天地,泣鬼神,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反帝爱国斗争的一曲雄壮战歌,宁波抗英战役是藏汉各族人民谱写的爱国主义的光辉篇章,这和藏语系文化的中华民族大一统历史观是不可分割的,并经历了炮火和鲜血考验的。

  在藏语系民族地带这个多民族、多宗教地区,民族团结是一个永恒的主题,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华民族大一统的历史观在宣传上得到更好的贯彻,不断涌现出更多的学术成果和学术带头人物,藏语系宗教是西藏传统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得到西藏大多数群众信奉,苯教也是其中一系,是中国各民族保留和传承下来的宝贵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在中央政策和政府对各教派一视同仁以及大力保护文化遗产的努力下,在新的历史时期西藏传统宗教各教派得到了继承和发展,苯教文献整理和文化研究得以有序发展。藏区发展近年来在大好形势下,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中央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支持藏区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重大举措,藏区各族人民精神振奋、干劲十足。我们藏语系宗教人士要继续发扬爱国爱教传统,带领广大信众,把心思和精力集中到推进藏区发展上来,集中到维护藏区和谐稳定上来,积极为藏区长治久安作出贡献。西藏传统宗教苯教在近年来在国家支持下开展了丰富的文化研究,今后一定要努力工作,寺院和宗教人士要为学者们的研究尽量提供方便,为国家的传统文化保护做出努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