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佛教戒律与因果观

作者:罗少华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

  佛教包括戒、定、慧三无漏学,而戒学居其中首位,是佛教立教的基石。佛教徒能否明戒、持戒,则是佛教正法能否住世的根本标志。戒在则正法在,戒坏则正法去。但佛陀住世时,常常是因世人的根性和因缘关系而作方便开示和应机说法,佛教戒律条目也因人、因时、因地而异,对戒律条目的理解和解释也各有别。而且,每一条戒律也有开遮持犯之分。所以,佛教界从来就有关于戒律的争论。在当今末法时期,谤戒、破戒、毁戒的现象随处可见,这已经不是正常的戒律之争的问题了。因此,如何掌握好佛教戒律的根本精神,真正做到明戒、持戒,已经是非常迫切的重要事情。

  敝人不揣在佛学中的浅陋知见,试图从因果观的角度来解读佛教戒律的根本精神,以期彰显佛教戒律的精髓和生命力,为广大信众明戒、持戒提供参考和方便。敝人未曾受戒,就谈论戒律的问题,可能有些冒犯。望在上的受戒之众能够宽容和谅解。阿弥陀佛!

  一、佛教戒律完全建立在佛教因果观的基础上

  佛教戒律完全建立在佛教因果观的基础上,这主要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说明:

  1.佛据因果报应而说戒律

  佛陀是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的人。佛陀印证:因果不假,善恶有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佛陀为使人得善果而说善因,他说戒立戒的根本精神就是叫人种善因而得善果。翻开佛经,我们就能知道,佛所说的每一条戒律无一不以因果关系为依据的,无一不是为了让人得善果而教人种善因的。

  以《楞严经》为例,佛陀在此经中向世人所阐明的四大清净明诲,亦即四条根本戒律——戒淫、戒杀、戒盗、戒大妄语,都是以依因果关系而说明其道理的。

  关于戒淫,佛陀说:“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淫,必落魔道。……若不断淫修禅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饭,经百千劫只名热砂。何以故?此非饭本,砂石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纵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轮转三涂,必不能出。如来涅槃,何路修证。必使淫机身心俱断,断性亦无,于佛菩提斯可希冀。”

  关于戒杀,佛陀说:“杀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杀,必落神道。……如是之人,相杀相吞,相食未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若不断杀修禅定者,譬如有人自塞其耳,高声大叫,求人不闻,此等名为欲隐弥露。”

  关于戒盗,佛陀说:“偷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偷,必落邪道。……若不断偷修禅定者,譬如有人水灌漏卮欲求其满,纵经尘劫,终无平复。”

  关于戒大妄语,佛陀说:“若大妄语,即三摩地不得清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所谓未得谓得,未证言证。或求世间尊胜第一。……是一颠迦,销灭佛种。如人以刀断多罗木。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复知见。沈三苦海,不成三昧。……若不断其大妄语者,如刻人粪为梅檀形,欲求香气,无有是处。……譬如穷人妄号帝王,自取诛灭。况复法王,如何妄窃。因地不真,果招纡曲。……若诸比丘,心如直弦,一切真实,人三摩地永无魔事。我印是人成就菩萨无上知觉。”

  显然,佛陀对四条根本大戒的阐述,都是从出离生死轮回、成就无上菩提佛果的意义上来说的,都是从心善行善人手的。此四条根本大戒,就是佛陀印证的出离生死轮回、成就无上菩提佛果的四大根本原因,亦即四大根本善因。若缺此四大根本原因,就根本不可能出离生死轮回、成就无上菩提佛果。佛陀在此把其中的因果关系阐述得非常明白,敝人无须多加注释,读者直读原文就好了。

  佛陀还在《楞严经》中说:“所谓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是则名为三无漏学。”这就对佛教戒律所体现的因果关系作了一次总体归纳,即佛教戒律体现的是众生成佛的正善因,众生因明戒、持戒就能得正禅定;通过这正禅定便能开发圣智,成就无上菩提佛果。

  佛陀在其他佛经中宣说种种戒律时,也无不依据他所洞明的种种善恶因果关系而说出原由。佛陀每每说法,也总能体现出戒、定、慧三无漏学的内在因果关系。

  2.佛教戒律依因果关系的复杂和特殊变化而需变通

  佛教戒律依据因果关系而制定,但现实具体生活中的因果关系是复杂多变的,佛教戒律也因此是可以变通的。一切佛教戒律都可以且应当根据现实生活中因果关系的复杂和特殊的变化而应机变通。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佛教戒律依因果关系的错综复杂和特殊变化而有遮、开之分。

  佛教戒律是智慧观照善恶因果的体现,仍须运用智慧的观照力来执行。所以,佛教戒律不是叫人来死守,它要让人在智慧的观照之下有开、遮之分。所谓遮戒,就是严格按照戒律要求或行或止的持戒行为;所谓开戒,是指不按戒律条规行事反而符合戒律本质要求的违戒、越戒行为。佛教戒律的本质要求是种善因得善果,每一戒律条规都是规人行善。但由于因果关系复杂多变,善与恶常常交融在一起,有时会出现如果机械地遵循戒律行事反而会导致更大恶果的现象。这时就要求开戒了。开戒表面上是违戒、犯戒行为,但实质上是体现戒律根本精神和本质要求的行为,因此,开戒仍属持戒行为。例如,不打妄语是佛教徒应遵循的戒条,但做医生的佛教徒在给身患绝症的病人治病时,如果完全向病人说实话,病人心理可能承受不起病情的打击而完全走向心理崩溃。这时,医生就应对病人尽量说些能让病人得到安慰和增长信心的话,其中就必有隐瞒病重实情的谎话。从表面上看,医生打了妄语,但目的却是为了减轻病人的恐慌和痛苦,并让病人更好地配合医生的治疗。在这种情形下,受了戒的佛教徒医生就不是犯了戒,而是开了戒。另外,不吃动物的肉是中国内地和尚所持的戒,但如果和尚因患某种疾病而必须用肉类食物做治疗的药物时,就应当开戒吃肉,以便让自己的身体尽快恢复并重新更好地投人到学佛和利益众生的事业中去。佛教史上有还一个典型的故事,在佛陀住世时,有一次一位负责搞卫生的比丘发现大家的浴室、浴池由于多日未用而生满了小虫,他不知该如何处理,就去问佛陀。佛说:“除尽污水,清洁浴室。”比丘说:“会伤虫!”佛说:“不为伤虫,是为清理浴室。”于是比丘就明白该怎么做了。原来,打扫卫生的目的是为了维护人类生活环境的清洁,而不是为了杀伤虫类,因此打扫卫生而无意伤害了虫子的行为属于开戒,并不是犯了“不杀生”戒。由此类推,在特殊的情形下为了大众的利益而无心地和无法避免地伤害了其他动植物的小生命,这种行为都应列为开戒行为,不算是犯了杀戒。当然,如果有意伤害这些小生命,就是犯了杀戒了。总之,这些开戒行为是为了实现更大的善果或避免发生更大的恶果而犯了小过,仍属于持戒范围。戒律虽可开,但善心绝不可改。

  如果是只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和享受而发生越戒、违戒行为,那就不是开戒了,那是犯戒、破戒了。佛法条条戒律有开缘……凡是利益众生的可以开戒,凡是利益自己的决定不能开戒;利益自己的,你要是开戒就是犯戒。另外,利益自己的,只有在治病时可以开戒。

  其次,佛教戒律具体内容须视当时、当地和当事人的特殊因果关系而有所增减或变通。

  当时、当地和当事人的特殊因果关系对于任何时代和任何地方的人来说总是存在的,佛教徒当然没有例外。所以,佛教戒律具体内容根据当时、当地和当事人的特殊因果关系而有所增减或变通,这是正常的事。

  佛陀在世时,就针对当时弟子们所处的不同修行层次和遭遇的不同因缘而分别宜说和制定了许多各各有别的戒律,如五戒、八戒、十戒、具足戒、菩萨戒等等。这些戒律在条规数目和执行严格性上各有不同。“五戒”指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等五戒,它是佛陀针对在家的皈依弟子们而传授的。”八戒”指不杀生、不偷盗、不淫、不妄语、不饮酒、不坐卧高广大床、不歌舞作唱及故往观听、不身涂香饰花鬘等八戒,它是佛陀针对准备出家的在家弟子而传授的。与五戒相比,八戒增加了后三项,而且五戒中的“不邪淫”改为“不淫”,变得更严格。“十戒”是在八戒后,再加上不非时食、不蓄金银财宝此二戒。它是佛陀为初出家的沙弥和沙弥尼而传授的。“具足戒”也称近圆戒,它分别有二:1、比丘戒,2、比丘尼戒,共称为二部律。比丘为二百五十戒,比丘尼为五百戒(实为三百四十八戒)。此二部律,未受戒者,不许先知。具足戒是沙弥和沙弥尼成为比丘和比丘尼而必须请受和奉行的大戒。“菩萨戒”又称三聚净戒,包括摄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等三项,其根本精神是发菩提心,以菩提心为戒体。凡是发菩提心的佛弟子,不论出家、在家,均可受持。出家弟子菩萨戒戒相为十重戒,四十八轻戒;在家弟子菩萨戒戒相为六重戒,二十八轻戒。菩萨戒是发大心修大乘法的行者所受持的戒律,是修行者为了引领一切众生皆成就佛果而誓愿修行并领受的戒律。菩萨之身份可在佛门七众弟子之中,亦可在七众之外,所以,菩萨戒有许多的开缘。菩萨戒涵盖一切戒而又超胜一切戒。

  即便是对于同一条戒律,由于当时、当地和当事人的特殊因果关系,也可以作不同的理解和变通,因而其具体内容和严格性就有不同。例如,“不杀生”戒,佛陀在《楞严经》中就讲述了四种情况:其一是可以吃动物肉,其二是不可以吃动物肉,其三是连植物的生命都不伤害,其四是完全不以众生(包括动物、植物)身体生命的牺牲作为自己生存和生活的条件。关于第一种情况,佛陀说:“我令比丘食五净肉。……”因为“汝婆罗门,地多蒸湿,加以砂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这就是说,在植物类食物非常缺乏的情况下,必须以肉食作为食物时,可以凭佛大悲神力的加持而吃动物肉,这不算犯杀戒。关于第二种情况,佛陀说:“奈何如来灭度之后·,食众生肉,名为释子。汝等当知。是食肉人,纵得心开似三摩地,皆大罗刹,报终必沉生死苦海,非佛弟子。如是之人,相杀相吞,相食未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这就是说,佛涅槃后,在没有必要以肉作为食物和得不到佛大悲神力加持的情况下,吃动物肉就是犯杀戒了。这等人就不再是佛陀的弟子,必沉生死苦海,招来相杀相吞的果报。关于第三种情况,佛陀说:“清净比丘及诸菩萨,于歧路行,不蹋生草,况以手拔。”这就是说,清净的比丘及诸菩萨还能主动地把不伤害草木的生命也加进了“不杀生”戒内容中。关于第四种情况,佛陀说:“必使身心,于诸众生若身身分,身心二涂,不服不食,我说是人真解脱者。”这就是说,假如修道的人对于众生(包括动物、植物)身体的组织成分(包括骨肉、皮毛、谷类等),都不吃不穿,甚至连吃穿众生身体组织成分的念头都没有,那么,这个人才算是真正得到解脱。上述佛陀阐述的关于“不杀生”戒的四种情况,是针对修行人所处的不同修行层次和遭遇的不同因缘境遇而言的。佛陀劝勉弟子们执守包含第一、二种内容的“不杀生”戒,提倡和赞许包含第三种内容的“不杀生”戒,也指明包含第四种内容的“不杀生”戒的深远意义。但这些具体要求如何选择,都要视修行人所处的不同修行层次和遭遇的不同因缘境遇而定,决不可盲目和勉强而行。

  3.深信因果报应才能执守和成就戒律

  如上所述,佛教戒律依因果关系而制定,也依因果关系的变化而变通,所以,佛教信众要明白和深信因果报应才能执守和成就戒律。但世人凭自己能力所能明确感知和明白的因果报应非常狭隘和短浅,无法与佛陀所印证和洞察的广大而深远的报应因果相照应。所以,世人要以圣贤、特别是佛陀所印证、洞察和宣说的因果报应为真理,深信其因果报应之说,才能执守和成就戒律。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因为世人情重欲多,急功近利,沉湎享乐,尤其是习气难改。如果没有高僧大德以智慧和榜样的力量相劝,叫普通世人听信佛所说的因果报应道理,几乎是难于上青天的事。

  佛陀住世时代,许多弟子因佛陀的大智、大能和大德的加持,大都能信受佛法,深信佛说的因果报应之道理,深感佛说的戒律之宝贵,因而能深入地明戒、执戒。当时,在佛陀的弟子中就有许多人能够真正执守戒律、并因成就戒律(信徒因受戒而得戒体,因此成就戒律实则是成就戒体——笔者按)而迅速成就菩提道果。他们少则经历短短几天、几月或几年,多则经历十年、十几年或几十年,当生就能修成菩提道果。仅修成阿罗汉者就高达500之众,以“五百阿罗汉”著称于世。在这五百阿罗汉中尤以十大弟子最为杰出,他们同时还修得了世间“第一”的能耐和称号:迦叶——苦行第一,阿难——多闻第一,须菩提——解空第一,舍利弗——智慧第一,富楼那——说法第一,目犍连——神通第一,迦旃延——论义第一,阿那律——天眼第一,优婆离——持戒第一,罗睺罗——密行第一。当时佛陀弟子们所取得的道果成就可谓是空前绝后。

  但即便那个时代,在佛陀的大智、大能、大德的面前,也有少数佛弟子不信佛说的因果和戒律之理。例如,据《大般涅槃经卷第三十三》记载,善星比丘是佛陀为太子时所生三子之一,他随侍佛陀出家后,常侍奉在佛陀身边,曾读诵十二部经,能破欲界之烦恼,发得第四禅定。后来因亲近恶友,退失所得之禅定和解脱,就对对佛陀的说教起了疑心,进而否定佛陀的说教。他妄说一切法空,否定因果报应,否定菩提道果,甚至还对佛陀起了恶心,玩起了作弄佛陀的把戏。据记载,佛陀住在王舍城时,善星比丘侍奉在侧。一天初夜,佛陀为天帝释演说法要。按规矩,弟子应服侍师父睡下后才能休息。但善星比丘见佛久坐不睡,心生恼恨。当时在王舍城中流行一种做法,若有小孩啼哭不止,父母便吓唬说:“再哭就把你交给薄拘罗鬼。”于是,善星比丘也用这种办法来恫吓佛陀说:“快回禅堂去吧,薄拘罗鬼来了!”当时佛陀不得不惋惜地说:“我虽为是善星说法。而彼都无信受之心。”后来,他仍恶心不改,遂以生身堕人阿鼻地狱。只是经地狱之苦后,他才确信因果,决心改恶从善,勤修梵行,最后也证得了阿罗汉果,成为尊者。又例如,据《楞严经》记载,佛陀时代,有个叫宝莲香的比丘尼已经受了菩萨戒了,但淫欲难止,偷行淫欲。还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说:“行淫非杀非偷。无有业报。”可见,宝莲香比丘尼敢犯“不淫·”戒,这与她对因果报应的理解还落在自己的狭隘和短浅见识之中有关。她以为行淫乐之事只是自己的私事,非杀非盗,无关他人,不会有恶报,于是就敢于触犯菩萨戒中的“不淫”戒。结果,她很快就受到了恶报。在她讲出为自己辩护的这番话后,就有大猛火从她的下体处生起,接着烧遍她全身。之后,她也堕入了无间地狱。

  佛在《大方广三戒经》中曾对弟子迦叶说:“迦叶!能有信心称佛名号,实信者少,况有信已从佛出家,远离欲秽修无著禅,甚为希有。迦叶!若众生能持于我所说禁戒,信解如是甘露之法,倍为希有。”佛对世人之心洞若观火。在佛陀时代,佛陀亲带的弟子甚至他的儿子中也有怀疑佛说、不信佛说和否定佛说的人,何况佛陀涅槃之后的后代世人。后世之人听了上述佛陀对迦叶所说的几句话后,应当猛地自省、自问、自醒,应有自知之明,应倍加谦卑好学,多读佛经,感悟真理,从佛说的因果报应之理和相应的戒律之理中生起坚定的信心,这样才能继续承受佛陀圣法,成就菩提道果。

  二、明根本因果,执根本大戒

  佛陀曾教导他的弟子们说,在他以后,弟子们要以戒为师,要把戒律当作自己的指路明灯和大师,戒律在就如同佛在。如何以戒为师呢?佛陀所讲的“四依四不依”法又成了指路明灯,即“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这给我们一个总的启示就是:明根本因果,守根本大戒。

  1.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信佛教,首先就要信因果报应,特别是要信佛所印证的因果报应。现在许多所谓研究佛学和自称信佛教的人,尽其乖巧之能,利用佛陀的只言片语,大谈“四大皆空”,说什么连佛法都空,如何因果不空?他们否定了因果,就从根本上否定了修行的必要性,否定了佛教立教的必要性。殊不知他们因“空”趋魔,一切皆空了,唯有魔性不空,结果走向了无所不敢、无所不为、无所不犯的危险恶道,必将沉人无底深渊,出期五盼。元末明初高僧妙叶在他所著的《宝王三昧念佛直指》(此书已收集在佛典《大正藏》中——笔者按)中说得好:“佛说空法是未了义。又佛说空法。乃即有显空。空不离有。得名真空。今人说空。离有方空。空成断见。深为可畏。如陷坑阱永不可出。永嘉云。弃有著空病亦然。还如避溺而投火。……可悲甚矣。”他意思是说,佛陀所讲的“空”实属未了义,乃是有中显空(目的是叫人不妄想、不执著——笔者按),其实空不能离有,这才是真空。现在的人以为离开了“有”才能显“空”,结果空成了无“有”的妄想之空。这是非常可怕的,这如同落在陷阱中永不可出。永嘉大师说得好,无“有”之空和无“空”之有一样,都是错误(都是妄想和执著的表现——笔者按)。从无“空”之有的极端走向无“有”之空的极端,就是好像是从水溺灾难中又走向了火焚的灾难……真是非常可悲的事情啊!

  佛教界有识之士都说:“万法皆空,因果不空”。所谓“万法”是指一切具体的事相和事理,即一切可以被感知和言传的在时空中的事相和事理,它们都有生和灭的过程,都由因缘而生,也由因缘而灭。在佛法中,灭即是空,空即是灭。但世间的事相和事理都是此灭则彼生、彼灭则此生,生灭相续,永无了期。佛教讲世间是生死大海,生与死都是世间永恒存在的两种现象。所以,从生死二重现象的循环往复来说,世间的一切现象可谓无,亦可谓有——此时有则彼时无,彼时有则此时无;此处有,则彼处无、彼处有则此处无。这就是生死轮回。现代科学上讲的所谓“能量转化和能量守恒”定律就是对这个现象的有力说明。所以,“万法皆空”和“万法皆不空”这两句话都说得对。《楞严经》中的“楞严”这两个字是梵语,翻译成中文就是“一切事究竟坚固”的意思。一切事相.事理有去有来,这从另一方面说,就是一切事相事理无去无来,因此,一切事相事理究竟坚固。在佛法中,“空”只意味着转化和消失,这是一个很平常的道理。强调这个平常道理,是为了叫人不执著、开智慧、得解脱,而绝不是叫人目空一切或死守“空”理。

  无论“万法皆空”或“万法皆不空”,因果总是不空。“万法皆空”由因果致,“万法皆不空”亦由因果立。从现代科学上来解释,因果报应,就是能量转化和能量守恒的过程,这是宇宙的铁律。从“万法皆空”中我们可以得知,一切佛教戒律乃至整个佛法就如同世间其他一切事理一样,都是有变、有坏、有灭的过程;从“万法皆不空”中我们可以得知,一切佛教戒律乃至整个佛法也如同世间其他一切事理一样,都是有生、有成、有住的过程。在这两重现象中,中枢就是因果关系。因果总是不空,故与佛有缘者总能自然感得“三宝常住”。

  2.善恶报应是根本因果报应

  佛法认为,万法“唯心所现,唯识所变”,所以心地自然才是最为本质的自然,心地规律才是最根本的规律。心地相感,善恶从生。善招善感,恶招恶感。所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按照佛法来理解,因果报应就是自然规律,善恶报应则更是最根本的因果规律。其他自然如物理规律、化学规律、生物规律等都不是最根本的因果规律,只是辅助性和条件性的规律。

  善恶报应作为最根本的因果规律,它能贯穿时空、超越任何具体时空界限的限制。此处作善或作恶,可在此处受到善报或恶报,也可在别处受到善报或恶报,其报应的具体空间依因缘而定,不受任何空间界限的限制。此时作善或作恶,可在此时受到善报或恶报,也可在别时受到善报或恶报,其报应具体时间依因缘而定,亦不受任何时间界限的限制。所以说,善恶终有报,只待时机熟。

  佛经上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佛陀及其五百罗汉弟子应一位名富有的婆罗门邀请,前去接受三个月的供养。结果在那三个月里,那位好客的婆罗门被天魔迷惑了而沉醉于享乐之中,竟然一直把客人拒之门外。好在有一位好心的养马人将自己马群吃的马麦分出一部分来,给佛陀及其弟子充饥。后来,经佛陀解释,原来佛陀及其弟子的这段遭遇是有原由的。在过去世佛陀还未成佛之前,曾与他的这帮弟子们讥骂过出家僧人,说他们不应享受世间上等供养,而应吃马麦。现在他们这段吃马麦的遭遇就成了讥骂的报应。可见,即便现在的佛陀及其弟子们成了佛、做了阿罗汉,他们的因果报应无论好坏也都是不能回避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切人皆处在善恶因果报应之中,连佛陀都不例外,何况他人。

  3.执“修善止恶”之根本大戒

  善恶报应是根本因果报应,因此修善止恶就是佛教的根本大戒,是一切世代佛教的通戒。七佛通戒偈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修善止恶就是要;努力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所以两者内容本质同一,只是层次不同,前者是基层,后者是高层,高层完全是建立在基层之上的。对于广大社会信众来说,要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首先就要从“修善止恶”做起,持之以恒就能成功。能做到修善止恶,就是佛陀弟子或如同佛陀的弟子。否则,属于恶类,绝非佛陀弟子。

  善恶报应作为根本因果报应,它如同因果报应本身,是永远不会中止和落空的,是不可断灭和破坏的。所以,修善止恶也是永远不可更改的最根本和最基本的通行戒律。佛教的具体戒律。如五戒、八戒、十戒、具足戒、菩萨戒等,都是这一根本大戒和通戒的具体体现,都要以这一基本大戒和通戒作为指针。虽然它们可以视具体因果关系的变化而变通,如有增、减之变,有开、遮之分,但万变不离其宗——修善止恶,以至“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

  现在是末法时期,人们信仰动摇、道德滑坡,世风日下。为了扶正社会风气,佛教界许多高僧大德和其他社会各界许多有识之士都大力提倡人间佛教,努力用佛教的感化和教育力量来挽救人心。这是一件值得赞许的伟大善良事业,它带动了社会上许多人学佛、信佛的风气,使世间许多善男信女重新看到了光明,点燃了希望。但也出现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现象。在佛教人间化的过程中,一些低俗和不良的社会风气严重影响和涌人了佛教界,僧侣队伍自身素质严重下降,一些不良甚至邪恶之徒也混入了其中。这使得腐败现象在佛教界迅速滋长漫延起来。由于大多数人拜佛、信佛,只在求福、不在求度,这就给人间佛教造成了非常复杂的因缘境况,佛教戒律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开缘。一些佛教僧侣和学者不明佛教戒律的根本精神在于修善止恶,完全附和这般信众“只在求福”的要求,鼓吹发财、享乐和方便随缘。他们不分善恶,迷失了方向,于是把破戒也当成了“开戒”,把放纵欲望和即时享乐也看成是方便随缘之举;有的甚至完全置佛教戒律于不顾。在利益和享乐的诱惑面前,一些佛教寺庙变成了挣钱和享乐的场所,假佛谋利的现象也由寺内走向寺外。这些破坏佛教的现象,都是佛陀在世时早就预言到了的。

  要摆脱这种混乱和败坏的现象,重振佛教本来精神,就要有破种种迷雾的法宝。“修善止恶”就是这一破迷开悟的法宝,它既简单又深奥,简单在于处处都容易下手,深奥在于时时都面临考验。佛教戒律的一切开、遮、执、犯,都能在这一法宝面前得到明晰分辩。虽然当代佛教戒律面临前所未有的开缘,但任何开缘总是出于更为善良的动机和愿望。为了社会正义、为了扬善止恶、为了众生长远和根本的利益、为了解人危难等,佛教信徒无论是出家的还是在家的,可以做一切应该做的事,这不算犯戒。像历史人物中的济公、小说人物中的孙悟空和鲁智深等,都是值得肯定的佛教界优秀人物。他们开了戒,但没有犯戒,因为他们都是出于一颗善良的心,都是为了成就更大的善业而犯相对而言的小过的。这种相对而言的小过是难免的,是能够为众人所理解、接受和欢迎的。善良的开戒不碍遮戒,所以善良的开戒应是更好的执戒。我们本着善良的智慧应当知道,开戒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要谨慎而为,不为必要则不可开戒。开戒也决不可形成为一种风气,它始终都是因特殊因缘而暂时或短时期出现的现象。严谨遮戒,才是执戒常相。

  总之,善恶之分,就是最高的判断标准。能否修善止恶,就是今天我们佛教信众反省自己和判断别人的一面至高无上的宝镜,它完全符合佛陀教导的“以戒为师”和“四依四不依”原则。信徒若能坚持不懈地真正做到修善止恶,戒体必定得以成就,定力必定日益加深,智慧必定日益增长,菩提道果必定最终修成。

  参考资料:

  佛教典籍《大正藏》电子版

  《佛学与文化论集》释大愿,贾海涛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