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中国唐密传承的前世今生

作者:吴言生

  你从凡夫到成佛,就完成了庄严的灌顶;

  你能量充满喜悦绽放,就成就了自己的本尊;

  你举手下足的修行之处,就是神圣的坛城。

  ----题记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唐代玄奘大师翻译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结尾处的这首咒语,这神圣的“大神咒,大明咒,无上咒,无等等咒”,这“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的咒语,千百年来,一直回响在大雄宝殿上,回响在众生的心里,回响在历史与现实的苍穹中。这庄严神圣神奇神秘的咒语,就属于真言宗的修行法门。

  在唐朝兴盛的真言宗也叫唐密。唐密是唐朝时在汉地传承的密教。在唐代,印度密教传到了汉地,称为唐密。密教的传承法脉是始祖法身佛大日如来,二祖金刚萨埵,三祖龙树菩萨,四祖龙智,五祖善无畏和金刚智。善无畏、金刚智和不空在唐代开元年间先后来华弘扬密教,史称“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传法给不空,是为第六祖。不空传法给青龙寺惠果,是为第七祖。惠果将金刚界、胎藏界两部大法集于一身,“两部一具,金胎合曼”,是唐密的最大特色。

  东密是在日本传承的密教,它的源头来自于唐密。惠果阿阇梨在会昌法难前,已经预见到佛教将有劫难降临,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而传人还没有找到,不由得忧心如焚。有一天,青龙寺里突然来了位日本僧人,惠果一见,认定他就是自己一直在翘首以盼的法子,十分高兴地说:“我等了你很久了,你来长安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到今天才来找我?”僧人恭敬地回答说:“半年前,我已经到了您的门前,可是您的门槛太高了,只看到师尊您高高在上,我只是一个小沙弥,不敢进来见您。” 惠果连连摇头说:“你是未来密法的大成就者!我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多,是在靠修法来延长寿命。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金胎二部大法传授给你。你修成大法后,我替你灌顶,之后你要马上离开长安。”僧人惊诧地问:“师父您为什么这样着急?”惠果说:“大难将至,密法将会在中国失传。你得到大法后,速速返回日本。如果你不带走密法,密法就会在这世上彻底断绝了!”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惠果悉数将两部大法传授完毕,嘱付他说:“义明供奉,弘法于禹域!”意思是说,你有义务、有责任供奉这两部大法,并且在后世因缘成熟时,一定会有有缘人将它回传到华夏。这是惠果祖师的预言与期待。这一年,是公元805年。这位僧人的法名叫空海(774-835)。空海得到了惠果的传授,成为唐密第八祖。唐密就这样随着空海漂洋过海传到了日本,在日本开枝散叶。又因为这一宗派在日本以东寺作为根本道场,因此称为东密。

  密法在修学中最大的特色就是用音声、语音来修行,所以这个重视用真言、咒语来修行传达的是大日如来的真实言教的宗派也叫“真言宗”。在汉传佛教早晚课诵的法本中,与其他七宗并列的就是“真言宗”,即密宗。虽然习惯上把传到日本的唐密称为真言宗,实则唐密在唐代开始就已经被称为“真言宗”。日本常晓和尚在仁明天皇承和六年(839年)著录的《常晓和尚请来目录》中,有《释摩诃衍论疏》一部三卷,注明“依真言宗传法阿阇梨等申求来”。日本圆行和尚同一年著录的《灵岩寺和尚请来法门道具等目录》中,也有空海阿阇梨将“真言宗一百二十三部秘法仪轨等”请到日本的记载。日本安然和尚则著有《诸阿阇梨真言密教部类总录》两卷。这三部著作均收录于《大正藏》第55册。可以说,空海是日本真言宗的开山祖师,但日本的真言宗(即唐密)却是由中国传来的。

  惠果阿阇梨预言的劫难很快来临,唐武宗会昌五年(845)年,灭佛活动达到了高潮,史称会昌法难。会昌法难对真言宗造成了沉重的打击,真言宗的法脉因会昌法难等因素在汉地没有完整传承下来,密教日益式微。宋代之后,密教在教理上已经没有太多的发明,到了元代弘传的已经是藏密了。明太祖洪武年间,朝廷为镇压弥勒教等民间秘密宗教,连带着也禁止了密教的传播。

  尽管密教的法脉在汉地中断,但密法的传承在汉地一直不绝如缕。汉传佛教中有很多显、密结合的地方。许多真言密咒被列入日常课诵并被广泛运用于佛教法事活动至今。汉地僧人每天早晚功课中念诵《楞严咒》、《大悲咒》、十小咒等咒语,多是密宗的真言。午供时的变食真言、晚上的蒙山施食等,也都是密法。同时,真言宗中的许多真言、本尊法门也已逐渐融入到其它宗派中,如《药师法》《准提法》《孔雀明王法》《秽迹金刚法》《瑜伽焰口施食法》等一直流传不绝。

  可见真言宗在中国大陆或是通过隐性的形式继续流传,只不过真言宗的传承法脉、密法里面严谨的仪式仪轨,在汉地渐渐地模糊和衰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