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寄禅大师的梅花诗

作者:范进军

  释敬安(1851—1912),字寄禅,因“曾于阿育王寺烧残二指,并剜臂肉燃灯供佛”,故号“八指头陀”,俗姓黄,名读山,湖南湘潭县石潭镇人。曾担任多所寺院的住持,1912年,中华佛教总会于上海筹建,被公推为第一任会长。寄禅大师既是我国佛教界一位著名的爱国僧人,又是我国文学史上一位著名的爱国诗人,诗名饮誉全国。岳麓书社的梅季先生曾点辑寄禅大师的诗文为《八指头陀诗文集》,并于1984年由岳麓书社出版。该集共收诗1900余首。在诗歌的题材内容方面,寄禅大师对“梅花”情有独钟,并以善写梅花而著称,晚年有“白梅和尚”的雅号。在他的1900余首诗中,涉及“梅花”的诗达128首。他的诗集以“梅”命名的,有光绪七年浙江刊刻的《嚼梅吟》两卷;有光绪三十年浙江刊刻的《白梅诗》一卷。本文拟就寄禅大师梅花诗的内容、特点和成功原因进行一些粗浅的探讨。

  一、寄禅大师梅花诗的内容

  寄禅大师的梅花诗,主要抒写了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表达作者对梅花的深厚感情

  梅花素有“雪中高士”的美称,古往今来深得诗人的青睐。作为具有高洁人品的寄禅大师,对具有高洁品性的梅花非常钟爱,这种钟爱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极致,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是希望自己与梅花为伴。他在《薄暮吟》中写道:“古洞云归人散去,夕阳钟动鸟飞回。黄昏独坐谁为伴?月借梅花瘦影来”。黄昏时节,香客散去,寺庙一片寂静,只留下了诗人一人独自枯坐,但是诗人并不感到寂寞,因为有自己喜欢的梅花在月光照耀下,陪伴着自己。在枯寂的意境中,因为梅花在月亮的衬托下,给全诗带来一丝暖意。一个“来”字,写出了诗人有梅花相伴的喜悦之情。正因为如此,在诗人不幸生病的时候,也渴望有梅花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如《新春病中书怀》:“新年留滞在天涯,千里家山人望赊。卧病他乡谁是伴?一床风雪对梅花”,在一个寒冷的冬天,诗人羁旅异乡,客中卧病,但因为有梅花相伴,才不至于那么寂寞冷清,可见梅花对他是何等的重要。

  二是经常梦到梅花。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是人们白天的牵挂和喜怒在夜晚大脑中的重现。因为诗人特别爱梅,以致于晚上经常梦到梅。如《旅夜书怀》:“野馆谁相伴?寒灯独可亲。江湖惊岁晚,天地忽新春。旅梦云千里,梅花月一身。劳生方暂歇,明日又风尘。”诗人在旅途中,格外地孤寂,只有一盏寒灯独自相伴,故园子日常见的梅花,在逆旅中竟全然不见。对梅花的深深思念,使得诗人在梦中回到自己千里之外的故园。梦回千里,就是因为想见到自己喜爱的梅花。可见诗人对梅花的思念之深。

  三是通过种梅花来表达对梅花的喜爱之情。为了达到一生与梅花为伴的目的,诗人经常所做的事便是种梅。他在《山中言志》中这样表达自己的志向:“烟霞以外非吾友,山水之间是我家。闲拾枯松煮野菜,每于冻壑种梅花”。诗人以烟霞为友,以山水为家,闲采拾枯枝煮野菜充饥,无事时便在沟壑之地种植梅花。只有通过种植梅花,才能使自己的居处四周长满梅花。诗人在《山中即来,九、十叠韵》中写道:“万树梅花绕一庵,绝无人问法门三。看云倚杖聊行乐,聚石为徒只自谈。日出饥蜂飞正闹,雪销冻虎睡初酣。老来魔佛都无奈,山魅何劳幻女男”。诗中表达了对寺庙周围的万树梅花的喜悦之情。拜读寄禅大师的诗歌,“乐”字用得很少,唯独在写到梅花的时候,他用到了这个“乐”字,因为见到这么多梅花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乐”了。“冬看梅花秋看菊,更无别事可商量”冬天欣赏梅花,是寄禅大师没得商量的大乐事。正因为如此,他对梅花的开落特别关心。在《常州重晤庄醒庵中丞,奉赠五绝句》中写道:“一从解组人山林,白术黄精道味深。尘世兴亡都不问,梅花开落最关心。”

  四是通过想变成梅花来表达爱梅心情的极致。他在《书怀》中这样表达自己的心情:“十年瓶钵走天涯,两鬘萧萧感岁华。老去身常如槁木,寒来骨欲变梅花。”这首诗写于光绪五年,此时寄禅大师还不到30岁,当时有人问他,“君年未三十,云何两鬘萧萧”。寄禅大师答曰:“忧诗复忧道,焉得不速老。”由于时代的艰难和诗歌的苦吟,诗人自感“老去身常如槁木”,但如果能够变成一朵自己喜爱的梅花,那真是自己多年来最大的欲望啊!所以,诗人希望自己圆寂后,尽管不能变成梅花,也希望有梅花永远相伴。因此,寄禅大师在宣统元年58岁时,卜地建冷香塔,以备他日瘗骨,塔前“覆屋三楹,屋旁环植梅树。余性爱梅,以拟疏影暗香为清供。工讫,颜曰冷香,书白梅旧作于壁”并作《自题冷香塔二首》:“佛寿本无量,吾生讵有涯。传心一明月,埋骨万梅花。丹嶂栖灵窟,青山过客家。未来留此塔,长久伴烟霞。”诗人希望自己的最后归所是葬在万树梅花之中,与梅花融为一体,与山中烟霞一起长久地陪伴自己,由此可见寄禅大师对梅花的深厚感情。

  (二)通过梅花表达对前贤的赞美之情

  寄禅大师诗中的梅花,常常表现为对前贤的赞美之情。这种赞美之情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把前代爱梅高士引为同调。在这方面表现最突出的是对宋代爱梅高士林和靖的赞美。林和靖是北宋著名的隐逸诗人,性孤自好,素恬淡,自甘贫困,勿趋荣利,终身不仕不娶,惟素植梅养鹤,自谓“梅妻鹤子”,40余岁后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其写梅名作《山园小梅》的颔联“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写出了梅花的气质风韵,把梅花稀疏的特点,清幽的芬芳,横斜的姿态,暗香浮动的神韵,描写得淋漓尽致,因而成为千古名句。寄禅大师对这位前辈同调诗人非常敬仰,写了多首咏林和靖的爱梅诗。如《孤山》:“波光云影上袈裟,一路行吟兴自赊。才到孤山如旧住,前生多半是梅花。”诗人到林和靖结庐的孤山,仿佛感觉到林和靖所居住过的地方,是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林和靖爱梅,诗人自己也这样爱梅,以至于诗人怀疑自己的前生可能就是梅花。诗人通过“前生多半是梅花”的“梅花”意象,把诗人和前辈爱梅诗人林和靖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正因为如此,诗人在《题孤山林处土墓庐》中由衷地赞美林和靖:“湖上常留处土风,千秋高洁有谁同?道通天地阴阴外,魂在梅花香雪中。”诗人认为,尽管林和靖这位前辈高人已逝世近千年,但西湖因林和靖的居住而至今保留着处士高洁的风范,他的高尚道德充盈在天地之间,他的忠魂英灵与雪中的梅花融化在一起,留给后人来凭吊,其赞美之情溢于言表。

  二是通过梅花直接歌颂前贤英烈。如《梅花岭谒史阁部墓》:“荒草萋萋掩墓门,杜鹃啼断月黄昏。欲知亡国当年恨,万树梅花是泪痕”史阁部为明末著名政治家史可法,是我国著名的民族英雄,生前为明南京兵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因抗清被俘,不屈而死,他死后葬在扬州城外梅花岭。诗歌借用万树梅花滴泪的意象来哀悼抗清牺牲的民族英雄,表达了对史阁部英勇牺牲精神的由衷赞美。又如《题湘乡烈女李姒姑传二首》:“怅望蓬山路未遥,梅花淡月欲魂消。天公有意全贞节,不许嫦娥赴鹊桥。”用“梅花”消魂的意象来赞美湘乡烈女李姒姑的贞节,同样表达了寄禅大师对烈女的崇敬之情。

  (三)通过梅花抒发对友人的思念之情

  梅花在中国古代是一种友谊的象征。如南朝陆凯与范哗交好,常有书信往来,为了表达对友人的思念之情,陆凯把一枝梅花装在信袋里,并附诗一首,寄给范哗。这首诗就是著名的《赠范哗》:“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从那以后,梅花就作为了表达友谊的一种信物。在寄禅大师的诗中,常常借梅花来表达对友人的思念之情。如《戊申二月由四明还湘,喜晤编修黄觐舆太守,匆匆又东下,蒙赠六绝,戏为拗句,次韵奉酬,即以留别》:“行脚天涯太遽匆,垂杨恨不系飞篷。此后苍茫云水隔,惟凭梅鹤寄书筒。”诗歌通过梅花表达了与友人分别的恋恋不舍之情。诗人与友人一别之后,云水苍茫,惟有通过寄赠梅花来表达思念之情。其情真意切之处,与陆凯《赠范哗》诗有异曲同丁之妙。对友人的离世,寄禅大师更是用梅花意象来表达自己对亡友的思念之情。如《前诗未竟其意,复成绝句十五首,追怀往事,并订天童之游》:“白发休文老幕宾,当时才调更谁伦?前年亦报湘潭死,曾对梅花哭故人。”湘潭沈子粹是寄禅大师的朋友,两人曾相约同游宁波天童寺,然而不幸的是,老友沈子粹却不幸亡故。当诗人骤然听到老友亡故的消息后,忍不住对着梅花痛哭失声。梅花意象在此处成了老友的化身。老友的故去,犹如梅花的陨落,“曾对梅花哭故人”,形象地写出了梅花与老友之间的内在联系。正因为如此,在寄禅大师的梅花诗中,他常常直接将梅花比喻友人。如《赠曹竟先生》:“梅花骨格久修成,啸月吟风过一生。曾向青山寻故迹,前身原是野狐精。”诗歌直接用“梅花”清高的骨格来比喻曹先生的高洁为人。我们只要通过诗中的梅花便可窥知曹先生为人是何等的清高,何等的潇洒。

  二、寄禅大师梅花诗的特色

  中国历代咏梅诗的佳作很多,如南朝萧绎《咏梅》中“梅含今春树”对今春新梅的赞美;唐代齐己《早梅》中“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对梅花不畏严寒秉性的描绘;南宋诗人陆游《卜算子·咏梅》中“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对梅花独标高格的“香味”的刻画以及元末明初王冕《墨梅》中“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对梅花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冰清玉洁品格的激赏,都写出了诗人们各自对梅花的不同感受。应该说,寄禅大师的梅花诗除了具有前代诗人咏梅的某些共同特点外,还具有作为一个诗僧来描写梅花所具有的独特之处。这些独特之处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格调清淡

  中国历代的诗人们,大都喜欢吟咏有色之梅花,如清代著名诗人沈德潜喜欢写“无枝冷艳破春妍”的色彩绚丽的梅花;寄禅大师的朋友夏伏雏曾写过绿梅诗30首;另一个前辈著名诗人樊增祥写过红梅诗24首。而在各种各样的梅花中,寄禅大师最喜欢的是纤尘不染、雪白冷淡的“白梅”。在他的128首“梅”诗中,他只写过一首“绿梅”诗,即《月夜听烂云禅友弹琴》的“绿梅花下独行吟”,其余均为“白梅”诗。因为他认为“红梅太艳绿梅娇,斗韵争妍寄兴遥。应笑白梅甘冷淡,独吟微月向溪桥。”正因为如此,他的白梅诗就像他的为人一样,格调非常清淡。如《咏白梅》:“了与人境绝,寒山也自荣。孤烟淡将夕,微月照还明。空际若无影,香中如有情。素心正宜此,聊用慰平生。”白梅生长在没有人迹的寒冷山上,在微弱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有点明亮,因此看起来没有红梅、绿梅那样显眼,虽然花果仿佛若有若无一般,但香气却依然带着沁人心脾的情感。白梅的洁白正好适宜我这颗平淡的心,它足以慰藉我的一生。白梅的风华高洁格调却显得异常清淡,这种清淡的格调正好契合寄禅大师心如止水的一颗向佛禅心。这也许正是寄禅大师心底只喜爱白梅的一个原因吧!

  (二)具有神韵

  寄禅大师的梅花诗善于将自己的主观感情投射到诗中的梅花身上,使笔下的梅花带有强烈的自我人格色彩。他咏梅就是咏自己,写梅花就是抒写自己的性灵,因此,他的梅花诗是以神韵取胜的。寄禅大师是一位情怀高洁、志趣非凡、出尘脱俗的高僧大德,所以,他诗中的梅花骨力奇高,神韵孤洁,无矫揉造作之态,无争芳求媚之容。寄禅大师常用简洁的笔法,勾勒出梅花的神韵、高洁和禅意,使他笔下的梅花迥异于他人的梅花。如“傲霜犹有菊,破雪岂无梅”写出了梅花之理;“霜钟摇落溪山月,惟有梅花冷自香”道出了梅花之格;“群木势已折,孤梅气益清”描出了梅花之气;“寒岩枯木原无想,野馆梅花别有春”绘出了梅花之神;“雪重梅初放,风微鹤到迟”勾出了梅花之骨;“寒园草木枯,冷芳先返魂”摹出了梅花之韵。他的梅花诗正如胡飞鹏在《嚼梅吟·跋》中所说:“予为次第批读一过,觉如满山梅雪间清磐一声,迥绝凡响”。可以这样说,寄禅大师把梅花写活了,写神了,写绝了,也写足了。郑文焯在《白梅诗,跋》中说:“读梅诗,益服骨力奇高,神旨孤洁,是能为梅花别开一径。”俞明震也在给《白梅诗》作跋语时发出由衷的赞叹:“读至‘意中微有雪,花外欲无春’二语,将梅花全神写足,惊为绝唱。二语得之禅语,脱去寻常蹊径,咏梅得此观止矣。”由此可知寄禅大师梅花诗的天然神韵。

  (三)具有禅意

  因为梅花是寄禅大师参禅悟道的一个最好的媒介,所以他的梅花诗的另一个特点是具有禅意。他在《过杨雪渔太史故宅,晤其公子见心舍人,作此奉赠》中写道:“禅心了无着,静对白梅花”。当参禅没有着落之际,唯一的办法是“静对白梅花”,只有在“静对白梅花”时,他的心才能真正地平静下来。正因为白梅花具有如此的禅意,所以“白梅”成为他的最爱,就因为“白梅”与他心中的禅意具有相通之处,是他心中诗魔通向禅佛的不二法门,所以他在《梅痴子为豁然道人写梅,录余(白梅诗)五首于其上,因有余纸,复作此诗》中写道:“人间春似海,寂寞爱山家。孤屿淡相倚,高枝寒更花。本来无色相,何处着横斜?不识东风意,寻春路转差。”全诗从禅家的角度将禅宗六祖慧能的著名禅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溶入诗中,“色相”在佛教中指有形质的能使人感触到的东西,与属于精神领域的“心”相对。禅宗认为“一切色都是假象变化,并不是灭色之后才是空,而是色的本身就是空。因为它没有实在的自性,是幻有而非实有,故当体是空。”正因为如此,尽管他爱梅花,但梅花在他禅定的心中,只存在着梅花的坚贞品格和神韵,而不存在空的色相。因此,对于李梅痴画的梅,他认为其枝叶横斜,娇花婀娜只是一种幻有,体现了禅宗“心即是佛”,不必拘泥于外在形式的观点。另外,寄禅大师特别擅长描写与梅花相对的静景,以营造一种别具一格的禅境。因为禅宗的修行讲求一个“静”学,通过“静”景来悟道。如《寒夜独坐》:“久坐寒灯黯不明,林钟敲尽更无声。惟余一树梅花月,犹照枯禅午夜情。”全诗描写了静夜中的禅趣。“久坐”和“寒灯黯不明”,说明了时间之久夜已深沉。“无声”写出了夜晚的寂静。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只有清冷的月光照耀着寂静无声的梅花和独坐参禅的寄禅大师。诗歌在刻画夜色与禅定心境的同时,突出了诗人在夜色中独自久坐的禅定中的顿悟的旨趣。因为在寂静的夜晚,人的听觉往往会格外敏锐,诗人在长时间的久坐中,突现而来的月照梅花的静景便成为了寄禅大师悟禅的契机。当然,寄禅大师的梅花诗也同时具有前代梅花诗中所共有的特点。如通过梅花表现自己高雅绝俗的审美情趣,寄托自己幽远淡泊的情怀,赋予梅花情操高洁、追求自由、不畏惧环境的艰难和生命之途的坎坷的人格力量。这些特点,表达了寄禅大师与前代高人贤士的共通之处。而格调的清淡和具有禅意的梅花诗,却正好表达了寄禅大师作为具有独特经历的诗僧的不同凡响的异于前代咏梅诗的独特之处,而正是这种独特之处,使得寄禅大师的梅花诗在汗牛充栋的梅花诗中脱颖而出,成为屹立于中国诗坛的佼佼者。

  三、寄禅大师大量写作梅花诗的原因

  如前所叙,寄禅大师创作了大量如“鱼嚼梅花影”之类的咏梅佳句和大量的独具一格的梅花诗而赢得了世人的赞誉。为什么寄禅大师这样喜欢写作梅花诗?为什么能写出这么好的梅花诗?我想,其原因有以下三点:

  (一)梅花本身的特点与寄禅大师的高洁人格有相通之处

  梅花为岁寒三友之一,它不与群芳同时开放,而选在数九严寒中傲然独放;它不以姿色取媚于世,而以性格坚贞深得人心。因此,历代高人佳士把它作为表现美好人格的首选对象。或赞其神韵,或慕其风姿,或咏其清香,或誉其节操,或颂其高格,总之,人们习惯把美好的品格与梅花联系在一起。正因为如此,具有高洁情操、完美人格的寄禅大师特别喜欢咏梅,就是因为梅花的这些优秀品格与寄禅大师的高洁人格有相通之处。如“和羹怕作帝王师,生就冰霜雪月姿。甘住溪边与林下,青松翠竹是相知。”“甘心冷淡住林泉,历尽冰霜节更坚。莫道枯梅生意少,开来还在百花前”。“独人孤山去,才逢数朵花。清香还未足,粉碟已成堆。”诗中梅花的冰霜雪月姿,不趋时俗,自甘淡漠以及它的冷淡清香,无一不是诗人神韵性灵的寄托。我们甚至可以从寄禅大师的咏梅诗中窥见作者本人的影子。如《梅痴子乞陈师曾为白梅写影,属赞三首》:“寒雪一以霁,浮尘了不生。偶从溪上过,忽见竹边明。花冷方能洁,香多不损清。谁堪宣净理,应感道人情。”诗中的白梅就具有无比高尚的品格:一是开花的时间选在严寒冬天中的一个晴朗的日子。二是选择与岁寒三友之一竹子相伴开放;三是选择在僻静的清溪边开放。幽雅绝俗的环境,不求媚俗的品格,不畏严寒的秉性,无一不是寄禅大师人格精神的象征。诗人写白梅,实际是在描写自己。从品格上来说,寄禅大师已与白梅有机地融为了一体,他咏梅就是咏自己,就是抒写自己的性灵。正因为如此,寄禅大师才如此钟情于梅花,并写出那么多的梅花诗。

  (二)梅花是寄禅大师参禅悟道的最佳对象

  寄禅大师是一个诗人,但他最终是一位著名的大德高僧,因此,他从梅花身上看到了一种与佛教相通的出尘拔俗的人格精神。正因为如此,他钟爱梅花,善写梅花诗,他以梅花的风姿,来展示自己独特的佛教信仰和顿悟法门。梅花成了寄禅大师参禅的最佳对象。梅花不但能触发他的诗思,如“一片禅心明呆日,十分诗思人新梅。”而且能激发他的禅趣,如“寒岩枯木原无想,野馆梅花别有春。”特别是他的《对梅有悟》:“林园澄夕霁,静对穆余襟。自写清溪影,如闻白雪吟。三冬无暖气,一悟见春心。寂寂欲谁语?微云淡远岑”写出了在毫无暖气的数九寒冬,就因为梅花的出现,使人感悟到了春天的存在。这种感悟与英国著名诗人雪莱在《西风颂》中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有异曲同工之妙。这种禅悟正是梅花给寄禅大师的有力启示。正是因为梅花给了他启示,激发了他的诗兴和禅趣,所以,他格外地喜欢梅花,喜欢写作梅花诗。

  (三)对梅花的执着和对诗歌的用力之勘,造就了寄禅大师不同凡响的梅花诗

  寄禅大师对梅花的执着,超过了历代任何人。我们只要看他的《次韵季蓉栽孝廉五首》之一:“依家本住在潇湘,草屋三间占夕阳。冬看梅花秋看菊,更无别事可商量”就可知道他的执着之真。他对梅花的关心更是异乎常人,“尘世兴亡都不问,梅花开落最关心”写出了寄禅大师对梅花的关切之深。另外最重要的是寄禅大师对诗的执着和用力之勤,是成就他梅花诗的最主要原因。

  寄禅大师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诗僧,以一句“洞庭波送一僧来”的天籁之音得著名诗人郭菊荪的激赏而踏人诗坛,并最终为我们留下了1900余首诗的宝贵遗产。他的诗风格自然,文辞清丽典雅,笔调精工,蕴思高淡深远,用他自己的话说,其诗“传杜之神,取陶之意,得贾、孟之气体。”寄禅大师一生酷好写诗,在诗歌上用力极勤。他在《诗集·自述》中说:“然以读书少,用力尤苦。或一字未惬,如负重累,至忘寝食。有一诗至数年始成者。”尽管作诗如此辛苦,但他仍然乐于此事。因为他自认为与诗“殆有宿根”,他在《自题击钵苦吟图》中自嘲说:“料得梅花应笑我,不能降伏一诗魔。”正因为如此,他的大量诗篇都表现了自己被诗魔缠身的愉悦,如他的《偶吟》“山僧好诗如好禅,兴来长夜不能眠。击钵狂吟山月堕,鸣钟得句意欣然。”就表达了他对诗歌的热爱和得到佳句的欣然之感。正是由于诗歌给了他无穷的乐趣,他心甘情愿呕心沥血于诗歌创作。他在《次韵酬卢吟秋茂才二首》中说:“老去犹求一字师,敢云得失寸心知?不贪成佛升天果,但愿人间有好诗。”可见他对诗歌的执着和用力之勤。但由于寄禅大师毕竟是一个僧人,参禅学佛才是他的日课,所以他“念生死事切,时以禅定为正业”。为了协调内心这种诗与禅的相互矛盾,他努力在二者的矛盾中寻求统一。因为诗与禅都强调一个“悟”字,寄禅大师便力求将禅意注于自己的诗中。所以,寄禅大师诗中的意象,大多是具有禅意的“云”、“月”、“山”、“梅”等等,而将禅和诗结合得最好的则是他的“梅花诗”。这正如他在《过杨雪渔太史故宅,晤其公子见心舍人,作此奉赠》中所说的“禅心了无着,静对白梅花。”只有静对白梅花时,才是悟禅的最佳时刻。正是这种禅与诗的最佳结合,以及他的执着精神和用力之勤,造就了寄禅大师不同凡响的诗歌成就。

  综上所述,寄禅大师的梅花诗,不仅是寄禅大师诗中的珍品,也是中国诗歌史上的珍品。诗品是人品的艺术再现,从寄禅大师的梅花诗中,我们不仅可以窥见他诗艺的高超,更可以看到他人品的高洁。我们相信,寄禅大师梅花诗所展示的独特的佛教信仰、禅思精华以及审美理想,将给我们后人以无穷的启迪。

  (作者:湖南工业大学副校长、教授)

  佛慈祖德茶道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中册 敬安长老思想研究 纪念敬安大师诞辰一百六十周年学术研讨会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