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普陀山与日本杨妃观音因缘考

作者:宁波 杨古城

  缘起:浙江普陀山,前身为汉梅福隐迹修道之梅岑山,首座佛寺为日本人唐慧锷欲将五台山请来观世音木像东渡日本末成,而建不肯去观音院。人宋始名普陀山—成为著名观音道场。人宋日僧请名师仿造唐时施人梅岑山杨贵妃观音带到日本京都泉涌寺,在日本掀起崇慕杨贵妃的诸多传说和民俗。本文试从历史和传说、物态与非遗文化传承方面作研究和解读。体现中日海上丝绸之路文化交流的千古遗韵和永远闪烁的光辉。

  一,梅岑山与不肯去观音、杨枝观音

  普陀山是我国最著名的观音道场。

  在唐代“不肯去观音”出现普陀山之前,普陀山观音道场的萌芽还可以再往前推几百年,一直追溯到西晋太康年间(公元280—289年)。据明崇祯年间撰《普陀山梵音庵释迦佛舍利塔碑》载:“去明州(宁波)薄海五百里,复有补陀洛迦山者,则普门大士化迹所显,以佛菩萨慈悲喜舍因缘故,自晋之太康(公元280—289年)、唐之大中,以及今上千龄,逾溟渤,犯惊涛,扶老携幼而至者不衰”。说明当时就有许多人去普陀山朝拜观音。然而在唐之前,史籍及民间传说西汉成帝时(公元前32年—前28年),有江西寿春方士梅福,字子贞,曾任南昌尉,后弃官游历江湖,晚年来到海山居洞炼丹,并以医道救济岛民而得名。因此普陀山在唐宋以前称“梅岑山或白华山。”(据普陀县地名志)

  梅岑山与普陀山观音道场——舟山群岛东南的梅岑山,面积仅12.5平方公里的小岛,现在是我国最著名的观音道场,每年吸引了近两百万游客来这片佛国圣土烧香礼佛和虔诚朝拜。从印度传入中国的观音信仰,经近两千年的汉化历程,在这里找到了最圆满归宿。在神州大地的几百万平方公里的辽阔疆土上,普陀山为何最终被选择作为观音菩萨道场而一直香火旺盛?在这颗璀璨的“东方佛珠”历史成因背后,是偶然还是必然,是佛缘还是人为?使普陀山成为全国、乃至世界遐尔闻名的观音信仰与朝拜中心呢?

  佛经所说的观世音居处“补恒洛迦”,首先应当是在印度。唐贞观年间(公元627—649年)玄奘法师《大唐西域记》中载:“秣刺耶山东方有补恒洛迦山,山径险恶……山顶有池,其水澄清如镜,有大河绕山,周二十匝,流人南海。池侧有石天宫,观自在菩萨往来游兮。”近据德国、美国等国学者考证,认为此山在南印度哥摩林岬附近。

  随着印度佛教传入中国,观音信仰逐渐在中国传播开来,并与中国传统文化儒、道相融合,不断发扬光大。在这一过程中,需要寻找一块信徒理想中的风水宝地,作为供奉观音菩萨的道场并成为人们心目中的朝拜圣地。首先起决定作用的当然是自然因素,一要有险阻但又必须能够进入朝拜,二要是风水宝地,人间仙境,这样才能与人们心目中美好的观音菩萨形象相配。根据佛经“海上有山多圣贤……勇猛丈夫观自在,为利众生住此山”的提示和人们对观音居住圣地的美好设想与愿望,观音菩萨应该居住在一座四面环水的海上仙山,那里“众宝所成极清静,华果树林皆遍野,泉流池沼悉具足……”。此即“梅岑山”改称为“普陀山”的因缘。

  不肯去观音据宋代明州人撰《高丽图经》、《佛祖统纪》、《宝庆四明志》以及日本的《元亨释书》等史籍记载,唐大中年间(一说咸通年间),日本慧锷大师人唐求法,来到五台山中台精舍,见一观音木像相貌端雅,便请归其国。当时,慧锷一行将这尊观音像带到明州(今宁波市)开元寺后,准备再搭乘明州人张友信的商船航海回日本。快上船的时候,突然感到那尊观音像一下子变得特别沉重起来,与他们同行几个新罗(韩国)人一起帮忙才将观音像搬上大船。船开到昌国梅岑山(今普陀山)附近时,又突然涛怒风吼,洋面出现很多铁莲花,船进退维谷,舟触新罗礁,飘到潮音洞侧登岸。晚上,观音菩萨梦告慧锷大师:“汝但安吾此山……”。既然菩萨不肯东渡日本想在普陀山“安住”,便依教奉行。于是,在同船的新罗商人协助下,慧锷把观音像安置在洞侧,礼拜祈祷而去。山上居民张氏目睹此异,将像请回自己腾出的住宅中供奉,由此称为“不肯去观音院”,意为观音菩萨不肯去日本,选中了此山作为显化道场,自此,千年香火,逐渐鼎盛。

  成书1224年的《宝庆四明志》又记载;唐大中(847-859)西域僧来,“于洞中燃指见观音与说妙法……”

  但较为确切记载还是《宝庆四明志》有关明州城南“开元寺”“的记载;寺内有不肯去观音。称这尊观音木像是大中十三年(859)日本慧锷从五台山求得观音木像肩负至此。又负像登舟过梅岑山涛怒风飞舟,人懼甚。夜梦一胡僧谓之曰,汝但安吾此山必令便风相送……敬置其像而去因呼为“不肯去观音”。唐咸通四年(公元863年)以后,此地又扩建为一座寺院,称”不肯去观音院”。从此可知,唐代梅岑山就成为供奉观音菩萨的道场的普陀山,千百年来香火不绝。后经历代兴建,寺院林立。慧锷及不肯去观音也成了普陀山的开山祖师和首尊观世音造像,然而这尊造像此后下落不明。传世至今著名者为明代雕刻、杨枝庵内唐代阎立本画碑刻观音像。

  杨枝观音杨枝庵在普陀山象王峰下,法雨寺西侧。庵内正大殿供奉一块“杨枝观音碑”,是普陀山珍宝之一。此碑刻于明万历年间,碑上画像本出自唐代著名画家阎立本之手,石碑阳雕阴刻,刚柔相济,观音神态和服饰都保持了原作的风貌。碑高2.34米,宽1.33米,上刻观音像,右手持杨枝,左手托净瓶,珠冠锦袍,缨络飘披,袒胸跣足,端相庄严…明万历十五年(公元1587年),抗倭名将侯继高督师海疆,顺道游览了普陀山。侯大将军珍藏有唐代名画家吴道子和阎立本手绘的两帧观音像,吴画观音”素而雅”,阎画观音”庄而丽”。因倾慕普陀佛国之清静庄严,请名匠将观音像精刻细镌,勒碑于宝陀寺(即普济寺前身)前殿。明代石刻”杨枝观音碑”历经400余年风雨沧桑,保存至今,背面恭镌唐阎立本工笔绘杨枝观音宝像,菩萨右手执杨枝,左手托净瓶,珠冠锦袍,缨络飘披,袒胸跣足,瑞相壮丽,仪态万方。全图线条流畅自然,优美动人,刻画细腻,刚柔相间,造诣深湛。右上角镌“重刻普陀大师像。普陀圣像,募自阎公,一时妙墨,百代钦崇,迄今寺毁,石付祖龙,庙貌鼎建,瞻封无从。旁搜遗迹,建以新工。嗟嗟,五色无相,佛性本空;色色相相,佛教斯宏;用斯糜穷。明万历戊申宁绍参将刘炳文立石於普陀山之杨枝庵”。右边中镌“唐阎立本画”五字;左边镌“明定海备倭梁文、台州痒生刘聚福同勒”右下镌“武林孙良镌”。据考证,此图是佛教史和绘画史上第一幅单独绘观世音菩萨宝像的图轴,原画已轶,碑刻唯存,;更显其珍贵非常。历诸劫而幸存,更添几分神奇,誉为普陀山镇山之宝,当之无愧。

  二,日本泉涌寺与普陀山杨贵妃观音之缘

  日本泉涌寺的观音缘普陀山作为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唐朝时中国与韩国、日本等东亚国家之间活跃的海上商贸往来;多在普陀山礼佛或整装离岸或登明州港。也正是这些数不尽的经济往来和文化交流,才会有高丽国张保臬、日本慧锷等海商高僧人唐求法。而日本慧锷从五台山带来了如此一尊将光耀千秋的“不肯去观音”留在了普陀山,从而造就了普陀山观音道场。从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历史这一角度分析,“东亚海上丝绸之路”促成了普陀山观音道场的形成这一说法,也是有一定的客观依据的。事实上,佛教传入中国的路径有两条,一条是陆路,一条是海路。虽然主要以前者为主,但“海上丝绸之路”对佛教的传播作用也是不可忽视。普陀山杨贵妃观音东渡日本泉涌寺,留下了十分美好而隽永的史料和故事。

  在日本京都市南部的东山区,从东京到大阪的东海道新干线的左侧,日本名寺三十三间堂附近,有一座名叫泉涌寺的寺院。泉涌寺是东山三十六峰之一月轮山麓的“御寺”,前身称仙游寺、法轮寺。仙游寺幽藏了历代日本天皇的陵墓和骨灰,包括有25座陵寝,从四条天皇、水尾天皇、至孝明天皇等皇族都葬在此,这里成为皇室祭祀先祖之处,又称“京都太庙”,也因此泉涌寺被封为“御寺”。称“幽闲脱俗的仙境、清净无垢的法域。”

  进入山门左首,一座不大的杨贵妃观音堂神龛内,供奉着一尊中国杨贵妃观音的雕像。据称,每逢寺中观音堂的特别开放日,都有许多日本妙龄女郎前去参拜和祈祷,以求保佑她们永远年轻美貌。巧合的是中国陕西周至县内也有座涌泉寺,曾是仙游寺下寺,从隋唐时到今日都是尼庵,传说杨贵妃从马嵬坡逃出来时先在那里躲避过。而日本京都的泉涌寺,实际也是依据周至游寺仿建的。这些异国同名的寺庙,都与杨贵妃传说有关,实在是个耐人寻味、冥冥之中居然有如此巧合的事。

  普陀山杨贵妃观音东渡日本之谜

  唐玄宗的妃子杨贵妃(即杨太真)是举世绝伦的美人,曾被称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对她的评价一些日本人与中国人历来的观点有所不同。他们认为杨贵妃的贞节和品德是可以堪称唐、宋时代女子的楷模。由于她的美貌使得唐玄宗沉缅于酒色,而怠于朝政,这本来是不应该归罪于杨贵妃。安史之乱以后,唐玄宗的政敌以声讨杨贵妃为由而起兵,在逃亡途中,六军徘徊不前,提出“请诛晁错以清君侧”的要求,公元756年在马嵬坡使她落了个“宛转蛾眉马前死”的可悲下场。至德二年(757),唐肃宗讨平了安禄山,实现了国内和平之后,做了太上皇的唐玄宗为了悼念杨贵妃,给她的亡灵做祈祷,请人用香木雕成一个与真人一般大小的观世音菩萨坐像,木像做工精细,宝冠是透雕,雕成皇后的御冠的样子,它的下面是观世音的头冠,雕的极其华丽,手持极乐花形的如意,面部慈祥和善、栩栩如生,还长有二撇短胡须。《新唐书》中“命工貌妃於别殿”之句,意思是唐玄宗命工匠塑造了一座和杨贵妃真人二模一样的塑像安置在了别殿里,使其能“朝夕往,必为鲠欷”。据说这座杨贵妃观音后来赐到普陀山供养。这就是普陀山的杨贵妃观音。

  泉涌寺请入普陀山杨贵妃观音日本泉涌寺重建和开山月轮大师不可弃俊芿(1167-1227),在南宋庆元五年(1199)四月十八,偕安秀、长贺二位弟子从博多人宋,在宋达13年,其中在明州景福律寺从如庵了宏律师学律三年,于南宋嘉定十三年(1211)回国。日本建保6年(1218年)重建寺内宋式大殿伽篮时,突然殿角泉水喷涌而出,“泉涌寺”便由此得名。

  日本泉涌寺月轮大师俊芿的弟子闻阳湛海宗师,记载他在南宋淳佑四年(1244)、宝佑三年(1255),曾两次人明州景福律寺求法经历。并朝拜普陀山后请能工巧匠仿造唐代杨贵妃观音请回日本。除了带回木雕彩漆杨贵妃观音像外、还有韦驮天木像、月盖长老像、十六罗汉像、舍利子及及其他经书法器(据日本泉涌寺略年表)。他回泉涌寺不久主持寺务以后,这尊“杨贵妃观世音菩萨像”就成为该寺的秘藏佛像。此像在1955年以前是每一代天皇登基时才供其参拜一次,外人是绝对不能看。之后可以允许非皇室可以看。但是每年只能一次。每年定期对外开放,以供瞻仰。该像自从1255年传入日本后,在日本已经度过了七百多个春秋,供奉杨贵妃的观音堂是日本战国时代将军织田信长在1575年修建的,堂前植有“杨贵妃樱”和胡枝子。

  中国是具有五千年以上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各个朝代不知有过多少妃子,为什么唯独唐玄宗的爱妃一杨贵妃的雕像却能在一海相隔的日本出现,是否与传说中杨贵妃当时没有死,以后东渡去了日本有关,这个谜的确是值得热衷于研究中日文化交流史的人们认真深人探讨的。但愿有朝一日,阔别故土,久居异域的杨贵妃雕像,也会如同前些年日本奈良唐招提寺的鉴真大和尚的漆像一样,能有机会回国来省亲,观光一下今天社会主义祖国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那一定会是一件颇有意义的事儿。

  日本杨贵妃观音的新发现杨贵妃观音菩萨应该由当年宫廷熟悉贵妃生前生活和容貌的名工巧匠雕刻出这尊等身坐像。贵妃观音佩戴珍饰、身穿唐式衣冠,手拈极乐花,五官祥和。但如何从宫廷流人民间,从皇城流人普陀山,又由普陀山雕工仿造一件后带到日本,这显然是个谜。现在留在日本国宝级的文物的杨贵妃观音,仍不是谁都能轻易看见的。她幽藏在灯光暗淡木制神龛内,平时难见真容。好在于寺内提供大量照片印刷品。

  2009tg7月,杨贵妃菩萨像的龛门打开,木像被小心翼翼、确保万一而运送到奈良国立博物馆展厅中。《圣地宁波》——日本佛教1300年的源流特别展览的巨大报牌矗立于博物馆内外。杨贵妃观音被放大为5米高巨像,庄严、妩美、神圣,日本国及外籍人士才真切地共享杨贵妃观音的神韵和魅力。

  当时大家见到的杨贵妃观音菩萨,令很多研究者吃惊,因为我们见过很多很多的中国观音菩萨像,唯有这座杨贵妃菩萨像它的装扮和其他的都不一样,大家知道菩萨的装扮无外乎两种:一种是藏传佛教的菩萨,头上戴冠,那个冠都是圆圆的,上面有点尖;或者就像观音菩萨一样,披一块头中,梳发髻,但是这位杨贵妃菩萨像实际上也确实是很美,唇上还长了两根弯弯的胡须,显然是唐式观音的特征。她头上戴着宝冠,既不是藏传菩萨戴的那种冠,也不是我们汉族菩萨戴的布兜,她这个宝冠菩萨是唐代贵妇“金步摇”,她的缨络都如宝扇屏开。如陕西蒲城的博物馆收藏金步摇,这是金仙公主墓出土的金步摇,周围有很多的凤,凤嘴里刁着很多缨络。杨贵妃观音菩萨像的宝冠非常的贴近唐朝的实际,因此确是宋代仿唐贵妃的装饰,并保存不少唐代服饰及唐代观音的二撇小胡须,和我们所见过的南宋时代观音菩萨像大都不一样。

  这尊杨贵妃菩萨像,又据日本奈良国立博物馆和泉涌寺宝物馆研究人员西谷功在该年2009q~9月发布表示,经X射线拍摄确认,被称为“杨贵妃观音”的观音菩萨坐像内部,藏有一个装有佛舍利的日本式五轮塔。五轮塔是“世界由地、水、火、风、空组成”的佛教思想的体现,日本从平安时代中期以后(8世纪末—12世纪末、中国唐末至南宋晚期)开始使用五轮塔作为供养塔和墓志石。但在日本以外几乎见不到这种样式。然而中国木像纳入日本五轮塔,“这是非常罕见的例子,是研究日中文化交流问题的珍贵史料”。杨贵妃观音体内这座五轮塔高3.6厘米,位于高144厘米的观音坐像的胸部中央,目前还不知道由何种材料制成。塔底放有三颗从普陀山带人舍利。该五轮塔是在2000-2001年坐像修缮时被发现的,博物馆调查认为这尊观音像可能是“湛海大师让中国工匠仿制普陀山原唐代杨贵妃观音木像。五轮塔也可能是运到日本后,依照湛海大师的要求放置纳入的”。但留在普陀山的原唐代杨贵妃观音菩萨木像以后就下落不明了。(2009年人民网)

  三,杨贵妃观音与杨贵妃生死之谜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这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中一段诗句。《长恨歌》一诗在给人以美好的艺术享受的同时,也着实令许多人如醉如痴,更令许多人想人非非!然而,竟有人就此诗句而断言杨贵妃没有死在马嵬坡。而近年有的媒体也刊登出题为《山口百惠是杨贵妃的后代》的文章,用充满浪漫色彩的情调向人们讲述了一个杨贵妃在马嵬坡之变后死里逃生到日本的故事,以至有现代山口百惠这样的“传入”,这更促成日本泉涌寺杨贵妃观音的知名度。

  杨贵妃人生归宿之谜杨贵妃杨玉环生于公元719年,这一年唐玄宗李隆基已经做了七年的皇帝,没有想到她与唐玄宗会结成夫妻。她的母亲生下她之后就死了,其父蜀州司户杨玄琰不久也抑郁身亡。其时正在河南府担任土曹的杨玄珪出面收留了小玉环,才使她免遭失怙之苦。从蜀州到了河南,她的命运出现了一次转机。

  公元735年12月,杨玉环十七岁。出嫁李隆基的儿子寿王李瑁。寿王府中,杨玉环不仅习文识字,而且学会了歌舞音律,成了一名小有名声的才女。天宝四年,即公元745年,农历三月三。

  杜甫诗所谓“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说的就是这样的盛会。这天,唐玄宗换了微服便衣,带了几个贴身内侍,来到长安城外的曲江之畔。突然,玄宗皇帝觉得眼前一亮,在一群脂粉堆里,他突然发现了一个绝妙佳人。随行的太监高力土便告诉唐玄宗这个女子便是是寿王妃。由于几千年形成的伦理规范,唐玄宗也不敢公然娶儿媳为妻。深知皇上心思的高力士便和宰相李林甫商议了一个绝妙的“曲线纳妃”办法,就是先度寿王妃杨玉环为女道士。

  公元745年8月,由唐玄宗授意下,杨玉环自请出家为女道士,法号太真。不久,唐玄宗就把杨玉环接进宫去,令她重返红尘,与自己结成“夫妻”。他还亲自下令,册封杨玉环为贵妃,“宫中呼为娘子,礼数实同皇后”。杨玉环当上了皇贵妃以后,杨氏家族养父杨国忠也都跟着沾了光。此时,杨氏一门的权势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公元755年11月,三镇节度使安禄山诈称“有密旨,令禄山将兵入朝讨杨国忠”,发兵二十万人,反于范阳、兵渡黄河,又攻陷荥阳和东都洛阳。不久,潼关失守,使大唐王朝的京城长安顿失门户,朝野上下一时无不大惊失色。

  天宝十五年,即公元756年五月,唐玄宗欲逃到四川以避叛军锋芒。据史料记载,唐玄宗一行来到了距长安百里之遥的马嵬驿。据《旧唐书·后妃传》记载,唐玄宗一行“至马嵬,禁军大将陈玄礼密启太子诛国忠父子,既而四军不散,玄宗遣力士宣问,对曰:‘贼本尚在!’盖指贵妃也。力士覆奏,帝不获已,与妃诏,遂缢死于佛室,时年三十八,瘗于驿西道侧。”不论是旧唐书,还是新唐书,都无一例外地记载杨玉环被缢死的经过。而这一经过在宋朝司马光编著的《资治通鉴》中则记载的更为详细明白。

  但有些人却偏偏不想让这位绝世美人就这样的死去。他们根据白居易的那首《长恨歌》编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有的故事说杨玉环马嵬之变时没有死,而是流落民间;还有的故事说的就是逃往了日本。

  而在日本民间,对这位枉死的美女寄予美好的祈望,籍以慰平心灵深处对中国杨贵妃不幸的祷念和追思,于是就有了来自普陀山杨贵妃观音和杨贵妃信仰。

  四,日本杨贵妃后人与杨贵妃观音信仰

  日本杨贵妃后人之谜日本著名女影星山口百惠2002年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惊人地表示:“我是中国杨贵妃的后代”,,而调查证明,山口百惠不仅祖上姓杨,而且是浙江三门杨氏在日本山口一系的后裔。1986年春,日本山口家族杨明州后裔古坚义道先生(日本航空公司驻京办事处)、山口光有先生(日本蔬菜采购公司驻沪办事处)出差杭州,他们随身带来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清嘉庆15年(]810)修的《杨氏宗谱》,古坚等人称其一世祖杨明州,根在台州府杨氏,但不知详细情况,希望有关部门帮助寻根访祖。

  据日本山口祖上家谱记载:杨明州家住浙江沿海的一个姓杨的村落,村前有一条溪流,杨明州在赴宁波的途中遭遇台风后,在海上飘流28日,最后飘到琉球八重山,才得以脱险。此后,定居在琉球,一支迁山口,以地为姓。(中新网2003年12月16日电据中国宁波网报道)

  查考浙江省三门湾畔的沙柳镇清溪人海口,有个叫溪头杨的村庄,这里就是山口百惠祖宗的发源地。溪头杨村的《石林杨氏宗谱》记载:“安雷,字汝平,号明州,去宁波失。”据考证,台州人杨明州于明朝崇祯二年(1629年)在三门湾乘船去宁波的途中遭遇台风失踪。

  与杨明州同漂琉球与难友张五官,都读过书识字知礼,张五官因此做了琉球国仿明朝的官学机构“明伦堂”的“训诂师”,教授汉文经典。顺治五年(1648年)张五官去世,杨明州继任。杨明州在琉球成家立业,生二子一女,长子春枝是日本古坚一系的小宗祖,次子春荣则是山口一系的小宗祖。古坚和山口的姓是以后变更的。春枝之子联桂仍以杨氏为姓,于康熙五十八年(1719)出使中国,当年病逝,葬於河北通州张家湾。后来琉球的36个汉姓全部转为日本姓氏,杨姓一家遂分为山口、古坚、村山、仲地、平田等多个日本姓氏。

  经三门县外事办及县志办等的努力,终于在《宗谱》第七页找到记载。杨家二十二世有一人名为杨鸣州,字应求,明朝万历七月初九出生,时尚未娶。而且鸣州后的排行同山口家发现的宗谱基本相同。于是山口家藏的宗谱与浙江杨氏的宗谱,在相隔数百年后衔接起来了。而且,根据“字”与“号”的分析,与杨明州受过良好教育的事实也吻合。同乡张五官则在《宁海清潭张氏大宗谱》中也找到他的名讳。由此可以认定,三门杨明州确系日本杨氏宗谱的一世祖。

  而三门县溪头杨氏迁自宁海县松坛(即今黄坛镇杨家村)。黄坛杨氏一支在唐末五代从浙西迁入,元至元二十六年(1289),村人杨镇龙起义反元,震动朝廷,发兵围剿,杨氏族人纷纷四散迁出黄坛村,一支迁三门沙柳镇清溪。元末明代时黄坛。杨家村“四知堂”重建。也即唐代杨国忠族裔迁居台州府之一支。(2010年5月8日新浪博客)

  这一寻根结果已经得到日本古坚和山口家族的认同。1998年2月,日本古坚和山口家族重人三门县沙柳镇溪头杨村《石林杨氏宗谱》,正式认祖归宗。(冯杭,来源:新民晚报2003年11月01日、新华网)

  纪念杨贵妃的清凉寺和二尊院之谜

  又据说,公元756年,杨贵妃和她的侍女、和杨国忠儿媳及孙子杨欢,漂流到了山口县大津郡油谷町久津的一个叫唐渡口的地方,这里每年在一定的季节有海流从中国大陆流过来,故称唐渡。杨贵妃登陆不久就去世了,当地人把她安葬在一个往西看得到大海、能够遥望故国的高坡上,这即是杨贵妃其中一个墓。而杨欢长大后娶妻生子传承杨氏后人。

  据说当年杨贵妃死后托梦给唐玄宗,说她已魂归日本,唐玄宗就派白马将军陈安带着释迦如来立像和阿弥陀如来立像、一座十三层宝塔来送她。白马将军陈安没有到山口油谷町找到墓地,就把雕像和十三层宝塔放在了京都的嵯峨天皇的离宫中的清凉寺里就回去了。在京都,岚山之北,嵯峨野的天台宗寺院二尊院以埋葬寺院的僧人为主的寺庙,原为清凉寺墓地,首建于834-847年,本堂是1521年重建的。本堂里供着释迦如来和阿弥陀如来两尊立像。

  后来日本朝廷知道杨贵妃葬于山口油谷町天清寺,令有名的工匠天照春日再仿造了两尊,判给了山口的寺院。于是山口天清寺改名“二尊院”。从此日本就有京都和山口两处“二尊院”,保存着一模一样的“二如来”。

  山口县油谷町湾,湾内有江之岛、女郎岛、手长岛、竹岛等美丽的小岛,把湾内点缀得风光明媚,海湾对面有笠濑崎、观音崎、唐崎。“唐崎”和“唐渡口”的意思一样,也是有中国人登陆或离陆去中国之地。后来油谷町也大力投资,把它变成一个有名的旅游胜地。这里既无规模宏大的庙宇,也无墓碑之类的明显标志,只有墓前插着的几束鲜花,证明不断有人前来扫墓。据说朝拜杨贵妃墓之后,可生个漂亮可爱的孩子。墓前有两块年代较新的木板,一是关于杨贵妃之墓的介绍,一是关于“五轮塔”的说明。

  据说来拜的话很灵验,往往心想事成。附近紧挨着的五轮塔就是杨贵妃墓,周围堆垒着大小石块,还有几个小的五轮塔。这里已经被指定为县重要文化财产,成为日本杨贵妃信仰是的文化胜地。

  如今的油谷町二尊院的院子里,还安放着一座洁白的汉白玉制作的杨贵妃雕像,此像由西安美术学院制作,高三点八米,和杨贵妃去世时的年龄一样,据说这座雕像与建在陕西马嵬坡的杨贵妃像一模一样。

  本文2017.2-6成稿。2017.5月访日本回后再补

  摘自:《普陀山佛教》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