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嵩山大法王寺

作者:温玉成

  中岳嵩山,崇山叠嶂,烟岚缭绕,自古就被认为是神仙遨游、高士隐遁的神山。大舜的巡狩、祝融的降生、岳神生甫及申、汉武帝的求仙,直到道士寇谦之遇见太上老君,田都使嵩山充满了神秘、离奇、玄妙和幽幻的色彩。法王寺即坐落在嵩山万仞壁立的玉柱峰下。

  法王寺为两进院落,占地约一万多平方米。天王殿、大雄殿、地藏殿由南向北一字排开。

  驻足在面阔五间、进深三间的晚清式样的大雄殿前时,最引人注目的是镶嵌在大殿西侧墙上的一方金代石刻,上镌《玄悟老人劝请亨公住潭柘寺七律诗》,木庵书丹,昭公立石。亨公就是承袭了禅宗临济宗和曹洞宗的虚明教亨(1150—1219);木庵,就是著名的“诗僧”木庵性英,赵秉文称他“书如东晋名流,诗有晚唐风骨”。教亨出师后,历任五大寺住持,在他住持法王寺时,受金国丞相夹谷清臣之请,住持北京潭柘寺、庆寿寺,晚年住持少林寺。

  教亨的法子昭公,法孙复庵圆照(1206—1283)和中林智泰(?—1290)都曾住持过法王寺及少林寺。我们在寺内找到了《崧山大法王禅寺第九代复庵和尚塔铭并序》石碑。寺内还有元世祖时代的《汾溪蒲公禅师道行碑》(残存上半部)、元末的《嵩山大法王禅寺第二十四代无能了学公禅师道行之碑》。这位无能了学(?—1345)的老师是月庵福海(1242—1309),而这位海公的“灵塔”就在寺西的山岗上,这是一座六角形七级砖塔,高13米,造于延祐三年(1316)。

  元明时代,法王寺和少林寺关系密切,许多高僧彼此交流。损庵洪益(1263-1340)、息庵义让(1284—1340)、子清(1275—1349)、松庭子严(?—1392)等人都在两寺住过。清初,有位浙江宁海和尚弥壑行沣(1636-1684),师承天童寺的木陈道忞和福岩寺的费隐通容等临济宗大师,晚年有“嵩洛之志”,安葬于此,这是法王寺最晚的一座灵塔了。

  嘉靖十年(1513)的《重修法王寺记》碑,声称该寺创立于东汉永平十四年(71)。但我很怀疑这是“汉明帝夜梦金人”故事的演义篇,未必是信史。元明以来,许多寺院都声言创立于东汉,需审慎视之。据萧梁时慧皎的《高僧传》,最早人嵩山的僧人是浮图密,时在晋康帝建元元年(343)之前。杨街之的《洛阳伽蓝记》,作于东魏、北齐间,指出“嵩高中有间居寺、栖禅寺、嵩阳寺、道场寺。上有中顶寺,东有升道寺。”我考证后的初步看法是:间居寺即今之嵩岳寺,立于520年;嵩阳寺即今之嵩阳书院,立于484年;道场寺可能就是少林寺,立于496年或其前;栖禅寺也许就是法王寺;中顶寺很可能是一座“胡天祠”(祆教),升道寺失考。沈约(414—513)写有《法王寺碑》,至迟在北魏它确已存在。然而它的始创年代却已无可考了。

  法王寺诸殿的后面是一片与山坡相连的开阔地,那里矗立着一座挺拔俊秀的15级密檐方塔。塔建于隋文帝仁寿三年(603)。明万历间傅梅的《嵩书》即有记载。在唐初道宣的《续高僧传·灵干传》更是说之甚详。灵干(535—612)是山西上党人,14岁投邺都大庄严寺衍法师为弟子,隋初人少林寺为“菩萨僧”(带发修行),开皇三年(583)在洛阳净土寺剃度,开皇七年(587),受命住长安大兴善寺,仁寿三年,为该寺“寺主”。同年,灵干奉敕送舍利于洛州,便置塔于汉王杨谅的功德寺——法王寺。杨谅是隋炀帝之弟,后来举兵叛乱,成了“逆臣贼子”。所以,他与法王寺的这段因缘便不再有人提起了。

  塔的南面,辟有塔门。入门就到塔心室,室内供养着汉白玉雕阿弥陀佛一尊,是明代永乐七年九月(1409)周王朱有墩(?—1439)因生子还愿所献。同样的佛像,还送到了少林寺、会善寺。

  法王寺的东南方有二山对峙,人称“嵩门”。据说,只有每年的八月十五,中秋皓月才会悬挂于嵩门正中,这就是登封八大景之一的“嵩门待月”。“皓魄初悬苍谷口,清光满射碧山头。”此时坐于寺口山岩,你会悟到月印千江的禅境,尘世之累顿觉释然。

  (《文物天地》,1990年第3期)

  中国佛教与考古.温玉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