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偃师市龙泉寺

作者:李秋展

  在飘然如带、悠悠东流的洛河北岸,在山峦秀丽、林木葱葱的邙山脚下,有一座充满肃穆、神圣之感的民间寺院,每日都吸引着无数的善男信女在寺内殿堂中礼拜、诵经、静心、修身,在宁静悠远的钟磐木鱼声中,送走了人世间六百余年的春秋冬夏。这就是位于偃师市山化镇寺沟村善缘相聚的佛教胜地——龙泉寺。

  龙泉寺分为龙泉前寺和龙泉后寺。龙泉前寺俗称前寺,位于寺沟村口处,坐北朝南。据《偃师文史丛书》等有关资料所记,前寺始建年月不详,但是其单体建筑数量极为众多,并且排列整齐布局有序,自南向北依次为山门,系拱券三门洞牌坊式建筑;前佛殿系歇山式建筑,面阔三间;中佛殿即正殿,系高台歇山式建筑,供奉释迦牟尼佛,两侧胁侍为文殊和普贤;后佛殿亦系歇山式建筑;最北侧有石券窑洞四孔,自东向西分别为灵官洞、玄武圣洞、玄坛洞、玄帝行宫。该寺历来常住僧人不断,多则十几人,少则二、三人,直至上世纪六十年代最后两位老僧人相继圆寂后,前寺的佛事发展走人低谷。由于前寺当时的规模和名气都很大,故而当地居民把寺院以东所有的沟沟阜阜统称为前寺沟,由此,不难想见早年这里已经成为一座地标式建筑。自清末、民国以来,这里一直被作为村级行政机构驻地,正所谓佛缘使然吧。如今,由于人为及自然灾害的原因,除四孔窑洞尚存外,其他建筑已毁灭殆尽。

  沿着古老的寻溪沟蜿蜒而人约1公里,在莲叶田田的寺沟温泉池畔便可与龙泉后寺不期而遇。龙泉后寺俗称后寺,依山临水,坐北朝南。据《偃师县志》记载,明太祖洪武年间,释元长老在此选址修建,明穆宗隆庆元年(1567)僧本城重修,清朝康熙、乾隆、同治时期也屡次进行过修缮。院内建筑的墙基处斜靠有《明代重修龙泉寺碑》,通高约3米,基座已不知去向,碑额雕刻有祥云图案,正中竖题“重修龙泉寺”字样,碑身残为两截,系行楷字体,很多字迹已模糊不清,依稀可辨寺院的渊源、修建、重修情况。距此不远处有一通刻立于清乾隆二年(1737)的《重修山门碑》,首身一体,圆首,额题“流芳百代”,四周浅线刻“日”“月”等字样和祥云图案,碑身正中竖刻“重修山门碑”,系土楼村马出国募化修理山门石台座,邑痒生郭培乾书丹。在室内建筑内山墙壁上还镶嵌有康熙癸未年(1703)刻写的《古龙泉寺》石刻。此外还有功德主郭顺新、郭修成、郭同咨等人于清同治八年(1869)刻立的修缮龙泉寺碑。由此可以想见,龙泉古寺当初名气不小、影响很深远,规模比较大,建筑也甚可观。

  据相关碑刻及文史资料记载,至清末民初时期,龙泉后寺总占地面积大约1万平方米,中轴建筑自南向北为山门、钟鼓楼、天王殿、大雄宝殿;西侧建一座二层石楼,为寺院藏经阁,阁之北侧为三孔窑洞,供住持居住;东侧为僧房。大雄宝殿前方左侧有一口温泉古井,清冽甘甜,西侧有一株参天古槐,十分神异;寺院外东侧有一温泉池,长100米,宽40米;温泉池西侧建有寄胜亭。

  另外,鉴于古龙泉寺独特的环境和佛教文化优势,清康熙年间在古龙泉寺东温泉池的北面又起建了有名的龙泉书院。据寺内碑刻所载,龙泉书院于康熙四十三年(1704)由偃师知县卢道悦创建,并规定了每年农历三月初三在寺前温泉池畔举行除灾求福的集会活动。康熙四十四年(1705)卢知县又建亭一处,名为“寄胜”,作为觞咏之所:每逢农历三月初三,文人雅土在弯曲的鄯溪旁举行雅集,在上游放置酒杯,杯随水流,流到谁面前停住,谁就喝酒吟诗,同时还通过焚香、挂画、吟咏、抚琴等艺术形式陶冶情操。这虽然不能与历史上有名的兰亭雅集、西园雅集、玉山雅集等相媲美,但是众多文人雅士定期在此雅聚,诗文书画歌颂不绝,也堪称河洛文坛上的佳话。书院在经历了二百余年的辉煌之后,于民国期间改名为温泉初级小学,时至今日,昔日的地面建筑已荡然无存。

  总揽寺院周围,山峦秀丽、林木葱茏,温泉池水波光粼粼,东临郡溪,流水潺潺,历代达官贵人、文人墨客、善男信女无不心驰神往,先睹为快,以圆“古寺净心、温泉怡神”之梦。民国期间,这里被寺沟学校占用,之后,或改建、或拆除,至上世纪五十年代,古寺旧貌几近全无,院内除藏经阁尚存外,其余则变成了今式学校的建筑格局,红砖围墙,铁制红色大门,两座互相联通的二层排房建筑,一座坐东面西,一座坐南面北。最近十余年间,来自东北的刘居土合众居士之力又建起了天王殿和大殿,虽与古寺原有风格相差甚远,但却日复一日地推动着古龙泉寺佛教文化事业的发展繁荣。

  新建的天王殿占地约30多平方米,内供持国天王、增长天王、广目天王、多闻天王及韦陀天将。大殿占地200多平方米,系高台建筑,内部正中供奉有三世佛(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药师佛),佛像庄严凝重、慈祥肃‘穆,像高2米多,头戴宝冠,肩披袈裟,稳坐如钟。主尊释迦佛后奉干手观音,殿之东西两侧敬奉文殊、普贤两位菩萨,文殊手持宝剑,骑青狮子;普贤手执如意,骑白色大象。大殿东侧建有一座六角亭,内塑立一尊高达6米的白玉兰滴水观音像,左手持净瓶,右手持莲,站立于盛开的莲花蕊中,面庞玉润,慈眉善目。此外,寺院内还遗留有一残经幢,高约70厘米,八面体,刻写有心经。

  如今的龙泉寺规模虽不如前代,但寺内僧人依然晨昏礼佛诵经,严守戒律,广交善缘,逐渐恢复着这座古寺固有的佛家底蕴,不断地为现代人们的生活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精神财富。

  摘自《洛阳佛教》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