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净慧长老黄梅四祖寺第五届禅七法会开示:被动的主动

作者:净慧长老

  (2007年12月25日晚)

  佛教是人的宗教。佛教提出的一切教法、法门,都是为人而设,因人而设。所谓为人而设,就是要利益人天;所谓因人而设,就是人有各种不同的根性,所以要有种种法门。佛教的根本法轮,或者说法门(法门就是法轮),就是四谛和三法印。四谛与三法印有内在的联系。

  所谓三法印,就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这三个观点,是佛教衡量一切法门是否佛说的基本标准。印就是印章。一份文件是否有效,就看文件上有没有印章,印章是真的还是假的,此印章和彼印章是否完全吻合。古时的文件,盖一个印章,一半留存衙门,一半发给持文件的人,这两半能够完全相符,这个文件就是真的;不相符,有错位的地方,这个文件就是伪造的。三法印就是衡量是佛说非佛说的基本标准。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这是人生必须面对的事实。人生所面对的诸多问题,一是无常——任何事物都处在瞬息万变的状态下;一是无我——在瞬息万变的事物中,找不到能够作主宰的“我”。诸行无常,着重是指一切法的生住异灭、生老病死、成住坏空,没有一件事物具有永恒性。诸法无我,是指每一具体事物当中,找不到一个能作主宰的我。在印度文化中,把“我”定义为自在、主宰、常一不变。在一切法当中,能否找得到符合这个要求的事物呢?找不出来。所以说诸法无我。

  在无常面前,在无我面前,我们众生总是有种种执著,总希望无常的事物能够常,希望无我的诸法能有我、能主宰、能自由、能自在。实际上,一切都受到无常规律的制约,“常”不可能,“我”也不存在。这就是人所面圣的被动性。人就是面对这样的被动性而又想能够主动,主动于被动的事物中,苦就产生了。春夏秋冬在变化,所谓四寸变迁,是无常的;人一生的生老病死,这是生命的无常;整个天地宇宙处在成住坏空的运动中,这是天地宇宙的无常规律。一切事物都是生住异灭,一切事物都处在这一规律的制约下。作为众生的迷惑,就是不能适应无常无我的变化,总想要扭转乾坤,总想要有所作为,根本不想去适应自然的规律、生命的规律、社会发展的规律。种种痛苦由此产生。

  我在想,我们如何学会适应被动性,这是我们学习佛法的一个根本信念。所谓被动性,就是一切法因缘所生;所谓适应,就是随缘。随缘就是适应被动性。我们不妨自己做个试验,用一天、两天,或者一个七的时间,学会来适应被动性,一切听招呼、守范围,这样一天下来,看我们的心态会不会平静一些,会不会安静一些,功夫是不是比较容易成片。这就是适应被动性在具体的修行环境中的运用。当然,学会适应被动,可以用在一切方面。真正学会了,真正把这种心态自觉地运用了,那就是涅槃寂静。

  涅槃者,诸苦永息,烦恼不起。涅者不生,盘者不灭;不生不灭,是为涅槃。涅槃就是心地彻底平静的状态,就是没有任何杂念干扰的清明喜悦的状态,就是在任何情况下心态自自然然地平和宁静的境界。

  只是处在平静状态下,那就是小乘追求的自我解脱。如果在宁静、平和、寂静之中,又产生大悲心和菩提心,那就是大乘的无住涅槃。本来证得了涅槃,就是自我解脱的最高境界,但是菩萨的精神,是要在自我解脱的前提下,又来悲悯一切众生,要把自己得到的这种宁静告诉大众,让大众都知道有这件事,这就是所谓的说法度众生。说法度众生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刘无常无我的真理彻底明白后,还有一个涅槃寂静的境界。大乘的无住涅槃,就是证得了涅槃而不停滞在涅槃的境界中,所谓“不住无为,不尽有为”,这就是大乘的精神。

  我们在禅堂里打坐,做什么呢?深刻体会诸行无常,深刻体会诸法无我的道理。我们念念有妄想,有什么妄想呢?没有得到的想得到,已经得到的舍不得丢掉,是妄想。“人生不满百,常怀干岁忧。”在无常的规律下,死不肯低头,死不承认无常是个规律,痛苦万分。种种非分的追求都是妄想。修行的过程,就是要息灭这些妄想,让没有妄想的那一片清净心时时呈现在当下。时间久了,连成一片,就能达到涅槃寂静的境界。

  涅槃,一般人从字面来理解,是指一期生命结束了之后,那种解脱的境界,所谓“灰身灭智”。但是从修行的终极目的来说,是要当下证涅槃,当下求得寂静,才能获得修行的现实受用。如果需要等到一期生命结束时,才进入寂静的状态,如果没有把握那怎么办呢?所以在修行用功的过程中,在我们身体健康的时候,就要能够时时处在寂静的状态,享受现法涅槃之乐,一直把这种精神状态保持下去,所谓保任,到了临命终时,就不会发愁了。西方可以去,东方也可以去,就在娑婆世界照样安乐自在。

  修行这一法,就有这样奇妙,所以千万不要错过,要寸时刻刻保任我们当下这一念清净的心、寂静的心、安定的心。保任就是保任这个。你有功夫在用,妄想就下去了,宁静的心就现前了。你能保任得住,那就是受用。所以修行说起来并没有那么复杂,古代祖师师徒见面之后,三言两语就解决问题了。解决问题以后怎么办呢?牧牛去,保任去。让这头心牛从此以后乖乖的,不要调皮,不要乱说乱动。时时刻刻有这种高度自觉性,够了,问题解决了。

  到了那样的一种状态,那才是真正的所谓主动。那种主动,是在洞察了宇宙人生的大规律之后,所得到的法的喜悦,人生究竟解脱的喜悦。要获得这种真正的主动,必须从学会适应被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