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榆子:真的是“佛系”吗?

作者:不详

  网络时代,无论是理论学说、社会现象、市井趣闻都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传播开来。比如“佛系”,也被网络与微信圈各种评说与讨论。从全社会的角度而论,佛教是一种文化,其不仅属于佛教信仰者,也属于全人类。关子“佛系”现象的出现与讨论,主要源于大家对佛教文化、佛教理念、佛教精神的片面认知,由此而延伸出“佛系”的是是与非非。

  首先,咱们说一下“此佛系非真佛系”:

  第一、自命“佛系”并不一定与佛陀、佛教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毫无关系,甚至此“佛系”也并不了知佛陀与佛教的教义理论与实践精神,只是如同李鬼佯装李逵一般唬一唬过往行人,一则是给自己生命的庸懒找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再则是找一群与自己本无关联却似乎能扯上关系的人一同背锅。

  第二、“佛系”未曾直面真佛,只是主观的或被动地被贴上了这个与佛并无直接关联的标签。

  第三、粘英引领时代的创新,人才推动时代的发展,如果“佛系”人员真的像网络举例中说的那样,那么这一类人注定会越来越边缘化,乃至卷入自颓不拔的沉论漩涡,因为现实平等以因果为枰,只有积极进取的人才能不被时代发展的浪潮吞没。

  佛教认为一切众生都有成佛的可能性,所以普度众生是一项可实现的事业。如果大家真的决定要佛系,那么就应具备佛陀的自觉力与担当力。真正的佛系应该是这样的:

  一、真正的佛系青年,应该是名符其实的佛教徒。名符其实的佛教徒,首先要对佛教教义有一个正确的认知与理解,为树立正确的佛教信仰打下理论基础。在了解佛教教义之后,决定选择佛教信仰,那么就要进行佛教皈依仪式,经过仪式的认可,皈依者就是一名佛教徒了,此时也是真正的“侥系”了。皈依仪式虽然简便,但并非是一个随便的程序,其中包含着信者对信仰对象的理解、认可、敬仰和对信仰教义的实践,同时也是信仰对象对信仰者的接纳、摄受与慈爱,既有相互的关系确认,又有相互的职责担当。所以,带个念珠,道听途说几句佛言佛语,未曾深入了解佛教救义及皈依确认,工作不积极、缺乏责任感,行为与佛教自觉觉他精神不符,自名佛系者,皆是伪佛系。

  二、佛系青年要有自我觉醒的坚定信念。真正的佛教弟子,不是否定了自己的世俗成功才来信仰佛教,也不是人生失意才来信仰佛教,而是无论成功与否,都愿积极地参与到个人乃至他者的生命究竟觉醒这一事业当中来。信仰不是否定一切,也不是肯定一切,信仰让我们客观的认识自我。信仰是茫茫人海的风向标,无论我们从事什么职业,或者走在生命旅途的何种境界,我们都需要它的启示或指引,因为世间万物生生不息、人生充满了太多的可能。从佛教教义而论,诸法缘生是其核心理论,自觉觉他是在缘起中自在的唯一有效途径,认识私我、觉醒自我及超越有我是生命的究竟旨趣。在我们未曾证得究竟解脱及无所得涅槃之际,种种事业、种种耕耘、六度万行都是不可或缺的觉醒资粮。所以,作为当代佛系青年,要有“彼是丈夫,我亦尔”的信念,要有“不进则退”的危机意识,素位而行,不断充实自己,让自己成为一名家国与社会需要并用得上的有为青年。

  三、佛系青年要有敢于进取担当的菩萨精神。“佛系”不是不进取、不作为的挡箭牌,真正的佛系青年应该主动肩负起自己的人生职责。要向佛教中的菩萨们学习服务大众的智慧与能力,虽然一时达不到“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大愿境界,但为了实现自己存在的意义,也应打起精神,振翼向自己的理想愿境奋飞。个人存在的意义,是通过合理积极地利他来实现的。道理很简单,想收到回报,必须要付出,回报与付出成正比。这既是因果不虚的最佳证明,也是菩萨之所以无怨无悔地服务大众的理由。潇洒、自由、坦然、随缘能安,这都是精勤付出后的结果,也就是说:想在茫茫人海中自在快乐,必须学会为茫茫人海积极奉献。

  四、佛系青年要蕴育有功不居的洒脱情怀。当一个人真正的功成名就且功德圆满,所有的失败、成功都是他人生历程中恰如其分的庄严。至此,可以说:我没有什么成功,我也根本没有利益谁。因为对于成功者来说,没有成功才是其生命的究竟升华;因为没有去利益谁,所以消散了“无以为报”的期许与心灵负担。人生成长达到这一重境界时,可以走心地说出《金刚经》中的那句名言了:“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因为只有放下对自己所拥有的丰硕成就的执念,才能享受奉献的安稳果实与生命升华的逍遥自得。

  有佛的担当,才能享有佛的从容。从容洒脱、随缘而安,那是在人生洪炉、千层浪里修得的能力与涵养。现实人生,来不得半点缥缈,有耕耘才能有切实的收获。

  摘自:《北京佛教》2018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