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舒展心中的莲花

作者:段奇清

  你的心中也许生长着若干爱怜的莲荷,可不要让它蜷缩不展,否则你会感到愧疚。

  师傅病重,当谢天听说南极有一种雪莲可以治疗师傅的病后,一直爱探险的他来到了南极。在南极他遇到了老王。谢天对老王说起了自己的师傅,也正在南极探险的老王带着几个伙伴和谢天一同寻起了雪莲。

  那天,当谢天在老王等人的帮助下,欣喜地将一只雪莲捧到手心中时,想不到太阳最后一抹阳光从雪莲的花办上滚落。也就是说他们一行人被困在了南极,意味着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们要在黑暗中度过。虽说有足够的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可他们是否能熬过这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枯燥与寂寞,没有谁有把握。

  可不,不出一个星期,老王的精神就崩溃了,他不吃不睡,脸上就像那南极的冰原,寒肃、死寂。当有人将那枝雪莲放到他面前时,他的眼里不过稍稍有点光彩后,那光随之就又逝去,似乎有更深的黑暗、寒寂笼罩着他。

  大家着急地你一言我一语地劝慰开来,让人们高兴地是,声音对于老王来说,就似舒展心灵之莲的营养素,是一缕缕温暖的阳光,人们劝慰老王时,他的症状就减轻了不少。

  于是,人们伸出思维的触角,去搜集语言信息中的一切能搜集到的光和热,编织成一个个幽默温馨的故事。奇的是,就是平日不太爱讲话的人,这时也成了编故事的高手,一个故事比一个故事更精彩,而这些故事让老王的表情一天比一天生动起来。

  就这样,他们最终迎来了人生中最璀璨最明丽的阳光。

  几天后,有一位中年男子跪在了谢天的师傅的病榻前,拉住老人的手,泣不成声。这位中年男子是当地一位企业家,也是一位登山运动爱好者及探险爱好者。

  这里得说说谢天的师傅,当年他大学毕业后,来到了一家造船厂工作。在“文革”爆发时,他已是一个项目的负责人,但他也被作为走白专道路的典型屡遭批斗。更糟糕的是,一天他被捕了,罪名是“里通外国”,被判刑二十年。

  “文革”结束后,他被评反释放,可曾经相亲相爱的妻子已病逝。他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单位,下厂院墙外有一处约二十平方米的小池塘,刚工作时,他曾从洪湖老家带过去一些莲藕放在里面。说来也怪,那些他坐牢时已不再见到影儿的莲荷,在他回厂的那年春天又蓬蓬勃勃地生长了起来。

  在念大学时,念]二科的他就特别爱好文学,校报文学副刊常常见到他的名字。重新工作后,由于爱莲荷,有了一定闲暇时间的他开始写一些有关莲荷的文学作品。日积月累,居然有了一百多篇。有一家出版社欣赏他的这些清泠泠却散发着缕缕清香的作品,为他出版了一本书。结果这本书大受欢迎,连省电视台也对他进行了专访,他出名了。

  他依然在工作中发出自己的一分,匕和热,业余时间依然写一些抒发性灵抚慰心灵的小文章。然而,一个雷雨交加的傍晚,他在救了一位滑落水塘的女孩后,不幸身染沉疴。

  那天他说,我的时日不多了。他把谢天叫去:“我还有一个未了的心愿,你要帮我完成!”

  原来,在他病重期间,已收到三个人的信,来信的都是他早年的徒弟,因为徒弟们当年诬陷他,那是忏悔信。每收到一封信他都会强撑起病体一一给他们回信,希望不要再记着过去的事了。可是有一个姓王的徒弟至今还没有给他写信。他对谢天说,要是哪天能见到王某某,告诉他,说师傅早巳原谅他了。

  是的,一同被困在南极的老王就是尚没忏悔的那位徒弟。由于谢天是“文革”后的年轻徒弟,对师傅这段经历是不太清楚的。可那天当谢天说起师傅时,心中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老王打定主意帮助谢天采摘到雪莲花。

  在被困在南极后,对医学深有研究的老王知道在那样一种情况下,精神最容易崩溃的就是身有任务年纪尚轻的谢天。于是,那天他也就率先“抑郁”了,他要让谢天及同伴们通过不停讲话度过这一难关。

  由于那枝雪莲,师傅最终活了过来。

  在后来的日子里,老王成了当地知名的慈善家,其他三位徒弟以及谢天也都成了市里的爱心大使。

  舒展心灵中的莲花,原谅一切可以原谅者,怜爱一切需要怜爱的人,从人们心湖中生长出的田田莲荷也就能让世界更为美丽……

  摘自:《觉群》2016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