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有一种后悔药叫忏悔

作者:了佑

男众部14级预科班

  一谈起忏悔,对我们来讲也许会觉得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从接触佛教就开始谈论、探讨有关忏悔的内容及形式,可能会觉得有点枯燥,但是,与善知识们交流的过程当中,又觉得它是异乎寻常的重要。

  “罪障常会跟随修行的人”。不管这句话的真实性有多大,但对现今某些佛教徒来说,却是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不知道古代的佛教徒是否如此?在当前,有不少的佛教徒,总是觉得自己修行中罪障重、障碍大,而且难消难解。比方说:身体上的病痛,看遍了多少的名医,吃尽了无数的药物,老是医不好;心理上的障碍,一旦用功修行寸,就会现前,也一直束手无策。只要进入佛门数年,常在各道场跑,常与各方佛教徒接触的,就能够感觉出有些佛教徒确是多灾多难。罪障,对现今的佛教徒,尤其是修行者,往往是个很令人困恼的问题——不管是出家或在家。

  为什么现今的佛教徒会有渚多罪障呢?或许是福薄吧?或许是往昔恶业造了太多。谈到这里,中国社会有这样一个现象:每逢佳节的时候,很多人都会与亲友欢聚一堂,推杯换盏时,常把济公禅师的“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挂在嘴边,成为可以肆意吃肉喝酒的铁证;却不知在这句话后面,济公禅师还说了一句,“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济公禅师的高深境界绝非我们所能企及的,故万不可学表面行为,以免自欺欺人,自误误人。地球所提供的,能够满足每个人的需要,但不足以填满每个人的欲望。这样的谬论所造下的恶业,当种子成熟,恶报也就来临了。所谓“罪障”就是会障碍我们修行,使我们不容易达成修行目标。因此修行要有所成就,必须先消除罪障。罪障由各人所造作的行为引起,会形成障碍的业,必然是恶业。那么我们往昔所造作的恶业,有没有一种后悔药可以治疗呢?佛教就有这么一种后悔药——忏悔。

  说到仟悔,很多人会有这样一个心理状态:去寺院烧烧香,拜拜佛,做做佛事,也不管主持佛事的出家人的戒行发心,就以为可以达到某种目的。其实这只是自我安慰罢了,佛法不是做人情的。现今社会的人们往往有这样的现象,把佛法当做人情。

  佛教是从印度传入中国的。忏悔在印度有作法仟、取相忏、无生仟三种。随着印度佛教向中国的传入,中国的祖师又根据经纶中所说的忏悔原理与方法编辑了一些新的忏法,以供佛教徒忏悔时用,例如梁皇忏、药师仟、大悲忏、万佛忏等。这些忏法除了道理的解说,也有拜佛、观想,乃至密咒的持念。融合了中国忏法的事忏与理忏,与传统印度佛教的三种忏法比起来,实在是一大进步。对于一般大过未犯、小过不断的佛教徒来说,是很理想的忏悔法本,尽可依照自己觉得合适的一·种忏本来忏悔。当然,如果犯了重戒,造了大恶,就必须用特别的方法来忏悔才能灭罪了。

  中国佛教的忏悔方法与印度不同的是,以事忏和理仟代替了作法忏、取相忏和无生忏。除了忏法名字不同外,内容似乎也有所增加。在中国的大乘佛教的观念中,念佛、拜佛、念咒都具有极大的忏悔功用,能灭除大小各种罪业。所以,过去祖师所编的忏本中,都列有念佛、拜佛,乃至念咒的仪轨。

  中国古代的祖师把印度佛教三种忏法的优点结合起来了,因此,提出了事忏和理忏之说。将作法、取相二忏归于“事忏”;无生忏则归于“理仟”。先由事忏,然后进入理忏,理忏才得以彰显;而事忏之后,再行理忏,事忏才能圆满与究竟。

  忏悔是宗教最慈悲的一面,也是上苍赋予人类改过自新的无上良药。有了忏悔,才能免于久处罪恶中不能自拔。但是,却不可赖了忏悔的慈悲面,以为不管造了什么罪都可以依佛教的忏法而得忏除,那又何必在乎作恶犯戒呢?要是想着做了以后再忏悔就好了,这样就大错特错了。明知道那种行为是不对的,却一再去做,这已乖离了忏悔的精神。忏悔必须有惭愧心、羞耻心。知不应做而做,便是无惭无愧之人,又如何能忏悔呢?

  所以已有过错的人,请好好珍惜宗教给予信徒们最慈悲的礼物一忏悔。

  摘自:《法炬》2015年第1期